gototopgototop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color
  • cyan color
  • red color
0160 03.P0331 菩萨本生鬘论 (16卷)〖宋 绍德慧询等译〗 打印

大正藏 No. 0160 菩萨本生鬘论

宋 绍德慧询等译

16卷

菩萨本生鬘论卷第一

圣勇菩萨等造

宋朝散大夫试鸿胪少卿同译经梵才大师绍德慧询等奉 诏译


  稽首一切智  妙湛圆融德

  圣支分相貌  无作同真际

  我意静无诤  忘称赞布施

  以四大为本  白净生无变

  往昔于人中  常修寂静行

  以拘苏摩华  合掌而奉散

  远离诸罪恶  解脱诸烦恼

  为人天爱敬  演说无上道

  由意寂静故  获得清净法

  世间相常住  无尽无修作

  彼世间 众生  闻相应功德

  起决定信解  住 如来密藏

  息连动迁变  灭虚妄颠倒

  彼胜智功能  如灯常遍照

  是诸有情类  自性本无垢

  依止 世尊  乐修真净业

  谓闻 三宝名  及师长教诲

  随顺善行学  蠲除我慢意

  往昔调御师  勤修菩萨道

  依布施爱语  及利行同事

  摄取于胜慧  脱染污萦缚

  利乐于有情  增长诸白法

  由施力圆满  生梵天种族

  唯增上净业  而为其根本

  若起于我慢  及无胜慧力

  于自种类中  而生多慢类

  于百千万种  离生之喜乐

  由颠倒取故  彼则不能证

  又彼寂静处  福德最殊胜

  具广大色相  非小因所得

  唯舍家出家  彼菩提萨埵

  具足大智慧  能堪任荷负

  彼于过去世  久修六度行

  已断除障染  为出离后边

  具广大慈心  怜愍众生类

  彼自性真实  无别染污因

  是时天帝释  观察于世间

  来验彼人行  其心无倾动

  而作如是言  今此善男子

  出现于世间  最为殊胜者

  于迁变无常  心安固若是

  以净妙饮食  伸供养恭敬

  诸天及世人  咸皆获善利

  忆念修净因  契无相真智

  如是修行者  能治烦恼病

  住清净学处  质直而无伪

  观察胜义谛  离染无修作

  启方便慈门  施平等安乐

  发生于胜解  无邪命希求

  弃背诸有为  直跻于实际

  成就清净道  相应诸功德

  于杂染因缘  毕竟皆除断

  常崇奉恭信  如来秘密藏

  离妄执分别  息除于恚恼

  随顺胜种族  而生于染习

  如影随其形  如母生于子

  菩萨悲愿力  愍恤诸群生

  勇猛捐自身  不生忧苦想

  我今以微善  归命伸称赞

  愿众圣冥加  祈悉地成就

投身饲虎缘起第一

尔时世尊将诸大众。诣般遮罗大聚落所至一林中。谓阿难曰。汝于此间为我敷座。佛坐其上语诸比丘。汝等欲见我往昔时修行苦行舍利已不。白言。愿见。于时世尊以手按地六种震动。有七宝塔涌现其前。世尊即起作礼右旋。阿难汝可开此塔户。见七宝函珍奇间饰。阿难。汝可复开此函。见有舍利白如珂雪。汝可持此大士骨来。世尊受已令众谛观。而说颂曰。


  菩萨胜功德  勤修六度行

  勇猛求菩提  大舍心无倦

汝等比丘咸伸礼敬。此之舍利乃是无量戒定慧香之所熏修。时会作礼叹未曾有。时阿难陀白言。世尊。如来大师出过 三界。以何因缘礼此身骨。佛言。阿难。我因此故得至成佛。为报往恩故兹致礼。今为汝等断除疑惑说昔因缘。志心谛听。阿难。乃往过去无量世时。有一国王名曰大车。王有三子。摩诃波罗。摩诃提婆。摩诃萨埵。是时大王纵赏山谷。三子皆从。至大竹林于中憩息。次复前行见有一虎。产生七子已经七日。第一王子作如是言。七子围绕无暇寻食。饥渴所逼必啖其子。第二王子闻是说已。哀哉此虎将死不久。我有何能而济彼命。第三王子作是思念。我今此身于百千生虚弃败坏曾无少益。云何今日而不能舍。时诸王子作是议已。徘徊久之俱舍而去。萨埵王子便作是念。当使我身成大善业。于 生死海作大舟航。若舍此者。则弃无量痈疽恶疾百千怖畏。是身唯有便利不净。筋骨连持。甚可厌患。是故我今应当弃舍。以求无上究竟 涅槃。永离忧悲无常苦恼。百福庄严。成一切智。施诸众生无量法乐。是时王子兴大勇猛。以悲愿力增益其心。虑彼二兄共为留难。请先还宫。我当后至。尔时王子摩诃萨埵。遽入竹林。至其虎所。脱去衣服。置竹枝上。于彼虎前。委身而卧。菩萨慈忍。虎无能为。即上高山。投身于地。虎今羸弱。不能食我。即以干竹。刺颈出血。于时大地六种震动。如风激水。涌没不安。日无精明。如罗睺障。天雨众华及妙香末。缤纷乱坠遍满林中。虚诸天咸共称赞。是时饿虎即舐颈血啖肉皆尽。唯留余骨。时二王子生大愁苦。共至虎所不能自持。投身骨上久乃得稣。悲泣懊恼渐舍而去。时王夫人寝高楼上。忽于梦中见不祥事。两乳被割牙齿堕落。得三鸽鶵一为鹰夺。夫人遂觉两乳流出。时有侍女闻外人言。求觅王子今犹未得。即入宫中白夫人知。闻已忧恼悲泪盈目。即至王所白言。大王。失我最小所爱之子。王闻是已悲哽而言。苦哉。今日失我爱子。慰喻夫人汝勿忧戚。吾今集诸大臣人民。即共出城分散寻觅。未久之顷。有一大臣。前白王言。闻王子在。其最小者。今犹未见。次第二臣来至王所。懊恼啼泣。即以王子舍身之事具白王知。王及夫人悲不自胜。共至菩萨舍身之地。见其遗骨随处交横。闷绝投地都无所知。以水遍洒而得惺悟。是时夫人头发蓬乱宛转于地。如鱼处陆。若牛失犊。及王二子悲哀号哭。共收菩萨遗身舍利。为作供养置宝塔中。阿难当知。此即是彼萨埵舍利。我于尔时。虽具烦恼贪嗔痴等。能于地狱饿鬼傍生恶趣之中。随缘救济令得出离。何况今时烦恼都尽无复余习。号 天人师具一切智。而不能为一一众生于险难中代受众苦。佛告阿难。往昔王子摩诃萨埵。岂异人乎。今此会中我身是也。昔国王者今净饭父王是也。昔后妃者摩耶夫人是也。昔长子者弥勒是也。昔次子者文殊是也。昔彼虎者今姨母是也。七虎子者大目干连舍利弗五比丘是也。尔时世尊说是往昔因缘之时。无量阿祇人天大众。皆悉悲喜。同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先所涌出七宝妙塔。佛摄神力忽然不现。

尸毗王救鸽命缘起第二

佛告诸比丘。我念往昔无量阿僧祇劫。阎浮提中有大国王。名曰尸毗。所都之城号提婆底。地唯沃壤人多丰乐。统领 八万四千小国。后妃采女其数二万。太子五百。臣佐一万。王蕴慈行仁恕和平。爱念庶民犹如赤子。是时三十三天帝释天主。五衰相貌虑将退堕。彼有近臣毗首天子。见是事已白天主言。何故尊仪忽有愁色。帝释谓言。吾将逝矣。思念世间佛法已灭。诸大菩萨不复出现。我心不知何所归趣。时毗首天复白天主。今阎浮提有尸毗王。志固精进乐求佛道。当往归投必脱是难。天帝闻已审为实不。若是菩萨今当试之。乃遣毗首变为一鸽。我化作鹰。逐至王所。求彼救护可验其诚。毗首白言。今于菩萨正应供养。不宜加苦。无以难事而逼恼也。时天帝释而说偈曰。


  我本非恶意  如火试真金

  以此验菩萨  知为真实不

说是偈已。毗首天子。化为一鸽。帝释作鹰。急逐于后。将为搏取。鸽甚惶怖。飞王腋下求藏避处。鹰立王前乃作人语。今此鸽者是我之食。我甚饥急。愿王见还。王曰。吾本誓愿当度一切。鸽来依投终不与汝。鹰言。大王。今者爱念一切。若断我食。命亦不济。王曰。若与余肉汝能食不。鹰言。唯新血肉我乃食之。王自念言。害一救一于理不然。唯以我身可能代彼。其余有命皆自保存。即取利刀自割股肉。持肉与鹰贸此鸽命。鹰言。王为施主。今以身肉。代于鸽者可称令足。王敕取称两头施盘。挂钩中央。使其均等。鸽之与肉。各置一处。股肉割尽鸽身尚低。以至臂胁身肉都无。比其鸽形轻犹未等。王自举身。欲上称槃。力不相接失足堕地。闷绝无觉。良久乃稣。以勇猛力自责其心。旷大劫来我为身累。循环六趣备萦万苦。未尝为福利及有情。今正是时何懈怠耶。尔时大王。作是念已。自强起立置身盘上。心生喜足。得未曾有。是时大地六种震动。诸天宫殿皆悉倾摇。色界诸天住空称赞。见此菩萨难行苦行。各各悲感泪下如雨。复雨天华而伸供养。时天帝等复还本形。住立王前作如是说。王修苦行功德难量。为希轮王释梵之位。于三界中欲何所作。王即答曰。我所愿者不须世间尊荣之报。以此善根誓求佛道。天帝复言。王今此身痛彻骨髓。宁有悔不。王曰。弗也。我观汝身甚大艰苦。自云无悔。以何表明王乃誓曰。我从举心迄至于此。无有少悔如毛发许。若我所求决定成佛真实不虚得如愿者。令吾肢体即当平复。作此誓已顷得如故。诸天世人赞言希有。欢喜踊跃不能自胜。佛告大众。往昔之时尸毗王者。岂异人乎。我身是也。时彼众会闻是语已。异口同音咸伸劝请。昔者世尊救度众行不惜躯命为求大法。法海已满。法幢已建。法鼓已击。法炬已然。机熟缘和正得其所。云何舍离一切众生欲入涅槃而不说法。时梵天王称赞如来。为求法故尝舍千头。佛受请已即时往趣波罗奈国鹿野苑中三转法轮同观四谛。三宝于是出现世间。

如来分卫缘起第三

尔时世尊在摩竭国竹林精舍重阁讲堂。与阿难陀着衣持钵入城乞食。见有衰老夫妇二人。两目失明加复贫悴。唯有一子年始七岁。常出乞丐以赡其亲。或得新好果蓏饮食。先奉父母。有得硬涩残触之物。而自食之。是时阿难念此小儿。虽在幼年而行笃孝。勤意朝夕不失所须。佛分卫讫还归精舍。食毕洗足敷座而坐。为诸大众将演经法。阿难叉手前白佛言。适侍世尊入城分卫。见一小儿将盲父母。往来求乞承顺孝养。日以为常甚为难得。佛言。阿难。匪惟在家及出家者。皆以孝行而为其先。计其功德不可称量。所以者何。忆念过去无量劫时。我为童子亦年七岁。以孝顺心曾割身肉。以济父母危急之命。从是以来承此功德。常为天帝及作人王。直至成佛皆因此福。阿难白佛。愿闻往因活亲之命。其事云何。佛言。阿难。汝当谛听。吾今为汝分别说之。乃往古世。此阎浮提有一大国。名得叉尸罗。时彼国王名曰提婆。有十太子各领一国。其最小者名曰善住。国界康乐人民炽盛。时彼邻境有一恶王名曰罗睺。欲来侵掠。构其凶党举师相攻。时善住王兵力不如。乃奔父国避其祸难。王有爱子其名善生。方在髫龀不忍弃遗。将妇抱儿匆遽出境。一路七日得至家邦。一路荒僻经十四程。勉力而负七日之储。登途慞惶误涉迂道。方行半路已绝糇粮。累日饥羸相顾殆尽。王作是念事迫计穷。须弃一人可存二命。乃谕夫人携儿前进。引刃于后欲斫妇身。用活幼儿兼以自济。善生回顾见父举刀。急白王言。勿杀于母。宁割我肉以充其粮。未闻有儿食于母肉。勤诚泣谏母命获全。是时善生乃白王言。愿将身肉以救二亲。若割肉时勿令顿尽。渐可取食得延数程。若命绝者肉当臭烂。必为所弃于事无成。是时父母谓善生曰。今为罪行非予本心。何忍举刀亲割汝肉。于是王子先持利刀。自割身肉跪而奉之。王与夫人见是事已。悲啼懊恼久乃能食。经于数朝身肉都尽。未至他国饥急难堪。于骨节间复得少肉。赍之前途用接余命。时善住王及彼夫人。各以善言慰喻其子。聚首哀恋舍之遂行。尔时王子而作是念。我以身肉济活亲命。愿达乡国身安泰然。以此善根速获菩提。济度十方一切群品。使离众苦证真常乐。发是愿时三千世界六种震动。欲色诸天悉皆惊愕。即以天眼观于世间。乃见菩萨修是孝行。是诸天子于虚空中。合掌称赞泪堕如雨。时天帝释化作虎狼。试验菩萨欲来吞啖。王子自念。此诸猛兽今来食我。唯有余骨悉皆施之。以欢喜心不生悔恼。是时帝释还复本形。赞王子言。甚为希有。能以身肉济活二亲。如是孝心无能及也。汝须何愿今当说之。我唯志求无上佛道。天帝复言。我今视汝身肉都尽。疲苦难堪。得无悔恨于父母耶。王子答言。若我诚实心无悔恨。决定当来得成佛者。使我身肉倏然如故。作是誓已即得平复。时天帝释及诸天人。同声赞言。善哉善哉。佛告阿难。往昔之时善住王者。岂异人乎。今净饭父王是。王夫人者今摩耶夫人是。昔善生王子者则我身是也。

菩萨本生鬘论卷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