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totopgototop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color
  • cyan color
  • red color
1696 33.P0063 大品游意 (1卷)〖隋 吉藏撰〗 打印

大正藏 No. 1696 大品经游意

隋 吉藏撰

1卷

大品游意

斯道幽微。深远难测。无知无照。无名无相。理绝百非。道亡四句。言语无所厝其辨。情识无所没其虑。虽复一相无相。万用无亏。至寂至。道光法界。故开经宗之始。以不住法住。辨其义之终。以无得为得。是故绝相必假言宣。无名要由教显也。摩诃波若波罗经者。此名之为大。大者。广博苞容莫先为义。波若者。释论云。如猛火聚四边不可触。触之皆烧。此意正法波若。翻不翻皆不可得也。波罗蜜者。此云度彼岸。经者。训法训常。前贤后圣莫能改之。故云常。阶摸行人心识。目之为法。故云经耳。

般若义有五重。

第一释名 第二辨宗 第三会教 第四明缘起 第五出部傥也

第一释名中有五。第一摩诃。二波若。三波罗蜜。四修多罗。五序也。

摩诃有名。谓摩诃摩醯优波。此云大也。龙树云。摩诃有三。谓大多胜也。大者。以广博苞容莫先为义。如大经中说。明此大义有两家。招提 涅槃师述庄严义云。大义有十种。一境。二人。三体。四用。五因。六果。七导。八利益。九断结。十灭罪也。第一义境遍法界。故名境大。会此法者。名为人大。故十二门论云。世音大势等大士所乘故。故名为大也。实相般若。是万行之本。容受万品。名为体大。所谓百华异色皆成一阴。万品体殊皆归波若。波若能照第一义空。此用最胜。故名为用大。上句直谓智能。此句作用为异耳。 菩萨修万行。名为因大。因既广大。所得弥博。故名为果大。二乘所道。唯止于三。菩萨遍导万行。故名导大。既导万品。利功最胜。故名利益大。二乘唯断正使见谛思。不及习气无明。唯菩萨兼断。故名断结大。故大品经云。一念相应慧断无量烦恼及习也。二乘唯灭轻罪。不及四重五逆。故阿含经云。阿阇世王堕[毯-炎+白]鞠地狱也。菩萨顿灭。故名灭罪大。大品云。若闻此经。即灭恶创癞病。释论第五十九卷释法称品云。恶创癞病者。谓四重五逆也。故经云。世王灭罪。谓此也。龙光述开善义云。大有六种。人境体用因果也。后导与灭罪等四。摄入用大中也。并云。此皆望小名大。而未照也。今假若就横门释者。于义亦得。而言同旨异也。今所用者。唯存体用两大。何者。义不出中假故。前家所明十种六种。皆是用大也。就此义中。大义有三。一者待小名大。谓大小小大因缘也。二者对小名大。此破 小乘狭劣之病。以广大上句直明因缘相。此句偏明除病之耳。三者秤赞名大法。绝离如大火聚。而大胜义轮。以大名秤赞其本。此非大非小。强名为大耳。问。若非大非小名为大者。亦应非偏非中名为中。何故非有非无为中耶。答。义有左右。何者。若相摄明者。亦应非有非无名为大。非大非小名为中。而互相避者。各有故生故也。何者。常行中道。为 众生说有说无。此有此无。非是令保。义在表理。故十地经云。从有无方便。入非有非无。故即非有非无。名为中也。欲赞理极。强名摩诃。恐有还着。故云非大非小名为大也。

第二波若。波若名义。经论不同。今略出六种。一者波若。二者斑若。三者钵若。四者钵罗若。五者蔓多罗。六者摩何曼多罗。或云毗昙。此云无比法也。此翻译不同释论第十八卷云。波若是智慧第四十三卷云。波若是智慧。又六波罗蜜经云。波若是智慧也。道安法师造折疑论。以经无间品云。般若觉远离。睿法师云。波若是清净也。而开善述者云。远离清净等。皆是波若中用。非正波若义也。如空慧中。有忌与导等多用故。第十八卷云。波若是慧者。正翻波若。余皆义训也。今解不然。何者。此经初云。波若非愚非智。论云。波若深重。智慧轻薄。故不可翻。故正法波若。不得以一义翻译。而三代法师说此文者。一者云。不得以下地智慧翻上地波若也。一云。此说无文。不足为依所。依成论世谛品说。何者。彼品云。缘世谛心浅。缘第一义谛深。故不得以浅智慧翻深波若也。今解。正法波若。非愚非智。慧智等法。是其末用。故不得以其末翻彼本体。正法是其源。仍授波若秤。智慧是末。故与浅名多。长安睿法师。与什法师对翻大品。其序云。胡音失者。正之天竺。秦言谬者。定之字义。不得翻者即而尽。是以异名炽然。胡汉殆半。应述其言也。而经论此云智。此云慧者。欲举一义令生信乐。非是正翻也。大品经云。波若谓诸众生。毗婆沙那谓 声闻缘觉。阇那谓佛菩萨也。成论释此文者。凡夫之人。依教翻痴根生无痴善根。故与波若之名。二乘见四真谛。分亦见空。故与秤。菩萨照境决断。故授智号也。今解。凡夫二乘菩萨皆见正法之用。凡夫唯有趣向之心。而无用道别起。仍授体名。后二者同前释也。复次经云。说智及智处。皆名般若者。成论师云。谓教行境也。何者。教能诠智。智能照境。境能发智。此皆波若之缘。故总名波若。而观照波若。实是智慧。故能照境。第一义空。是智之缘。故名实相波若。何者。我心悟理即生明解。违即生惑。故此三种。其相性实异也。今解不然。何者。若有境智之别。境不生智。智不照境。即是性义不离断常矣。今解。境能发智。智能照境。境智智境。境智是空境智即非境非智。平等无二。是有所办之宗也。此不二为物所开。即名教行波若。开而不歔。即名正法波若也。既是空境空智。是以言智不失境。言境不失智。故知成论境智定异也。又成实论云。断惑之导。唯须空慧。何者。已与执相违故也。而开善义。在东山时。说五方便。皆缘于假理。故第一法。与苦忍不为习因也。还阳州时云。五方便皆缘于真。故缘假解对退不伏进不断。而死时云。先说谓得。何者。成论四无碍品云。何者近法住世谛智。论主答[惴-山+而]顶是也。今解。有四句。假伏中断。中伏假断。中假具断。中假具伏。如断伏义中具说也。成论师云。无始以来。所染烦恼。随心成就。如影随形。故修行十地。渐断诸结也。今即不尔。许心造空。即名断惑。无有成就。如影随形。而迷得悟。故经云。无明即变为明。而颠倒本空寂。去无所至。故经云。明与无明。真性无二也。但佛果断惑不断惑以来有二。开善云。佛地即惑。此义难解。何者。若佛心起时。烦恼灭者。即应惑属佛地也。庄严云。灭惑生解。如因灭果生。故佛地不即惑。若尔烦恼自灭。解不开于也。解云。常迫迮伏惑力转弱。理应灭惑时。解力转胜。方可生时。故虽不相经干。有存亡。理数然尔。般若义。释论出八家。第一家云。无漏为般若。成论主所用也。第二家云。有漏为般若。数家所用。何者。见有得道故也。第三家云。有漏无漏合为般若。第四家云。因中智慧。是般若故。经在因名般若。果萨般若也。第五家云。无漏无为不可见无对般若。第六家云。离有无四句。为般若。第七家云。前六并是也。第八家云。前六中。唯第六家所说解。是也。龙树菩萨唯出八家而已。不复简是非也。今解。若如前五家所执。只是般若中一片。是非般若正义。第七家合取为般若者。此举时用。第六家云。正是般若体也。所以明般若者。诸师有二释。一云。初教所破。是有法无诸利益。故立正因果。以破其执。既立因果。故以有相为宗。而未申本意。故第二说般若。是慧观法师所申也。一者云。初教亦说无相。故见空得道。而言相教。从多论耳。既是略说。故第二广说无相般若也。而释论以十九复次。广辨之。而无一复次因于此释也。今略者。一二复次。第一复次云。为弥勒广菩萨行故说般若也。第二断邪见疑网。第三破邪见。令信入中道。第四断有无二见。令进入中道。第五令信正法。第六复次云。为四悉檀故说般若也。第七复次云。次别大小乘故说般若。其余复次。如论中说也。

波罗蜜第三。波罗者。亦名波伽也。波罗此云彼岸。密者言度。又贤劫经云。波言岸。密者言究竟也。释论中广说此彼两岸及度也。今略举三。以示其相。第一者小乘为此岸。 大乘为彼岸。何者为小乘人委曲授教。未及广远。名为此岸。为大根人说大乘满教名彼岸。檀波罗蜜为中流。此行至果。名为度。而龙树云。在海中为度。已至彼岸为到。亦眼目之异名。第二双者。为此岸。佛为彼岸。中流如前也。第三双者。世间为此岸。涅槃为彼岸。受是 生死河。八正华为中流也。成论师有相为此岸。无相为彼岸。生死为此岸。涅槃为彼岸。众惑为此岸。种智为彼岸。此即三同前释。而实硕异也。赖殰假舍此经彼。必为度彼岸也。今则不然。无有一法以此到彼。唯远我无我。不二名为度。度者水勉也。

明修多罗第四。三义之中。有一分名经。何者是三。一者佛口说。二者神眼见。三者光明也。如坐席众中弟子所说也。言放光者。若入林磎答。正造论时。佛放光明。表有疑者。即入修多罗。若阙此三义者。虽有圣明之德。不入经疑。故佛在舍利弗。造阿毗昙。迦旃延造毗勒论。昙摩陈那比丘尼亦造论。皆名为论也。如外典圣人所说。名为经。贤人所吐。名为书也。修多罗。略有三名。谓修多罗。修岚林。修多懒。而经论翻译不同。仁王经云法本。大经与杂心云契经。成论云。直说圣言。或经云经也。言经者。有时一云。直别经论之异。如圣说名经。异人说名书。非翻修多罗也。

明序第五。从来释者。序是由渐义。若非时方人正教无由。故所因谓之序也。而序训有三。一屋。二舒。三王也。天子正坐大极殿。诸臣所居。左庠右序。若谓王所从。庠序而进。不得直就。说之时。必因五事。不得顿说。故以序品初。以况圣义耳。既有时方人者。教自开敷。诏之序也。正行教也。名为王者往也。如王命之事道而不塞。非命之事。应而不行者也 秡渠者。此云品也。义类不同。谓之品也。若具言。应言佛陀槃遮摩诃般若波罗蜜。此云修多罗。凡说法有五。一佛。二弟子。三诸天。四仙人。五化人。故简圣余名。故云佛说。记胡来经本有经名字。皆题经初。故皆道安法师竺法真。欲令易故。以题内面也。

第二辨宗体。有五重。第一明体。第二明宗。第三简因果。第四明长短。第五辨远近。

明体凡有四释。第一家云。以理为正经。何者如拖多多罗长者。以五阴十二入十八界。检魔所说阴十三入十九界。故理是正。经文云是傍。如龙光云。理为能印。文为所印。第二灵味寺实法师云。教理相合。因成假为经。何者。文理相科合为经。偏即非经。故外道有教无理。如虫食木也。而成论云。异法一时。具曰因成假。若如此释。直是因成假也。第三灵耀寺盛法师云。文是文经。理是理经。教理各是经耳。何者。文能诠理。理是所诠。教诠教能诠教理所并是经也。第四太创寺宗法师。与白马寺要法法师。以教为经。此开善寺之师也。开善师云。十四种色中。色声两尘。是经体也。后时营法师加触也。何者。闇中摩石碑。即知字义。故声触皆是经体也。成论云。是音声性法入所摄故。五尘中唯是法尘。何者。诠辨之功。于行乃得。故摄入法尘也。今解。万法无非是经。何者。色表有色。心表为心。诸法例然。故缘觉悟缘。虽而得道。岂有教耶。一方所须。各是所主。故香积佛香作佛。释迦化土。以音声作事。此化缘不同故也。善见毗婆沙中。阿难以七义。明修多罗。一发。二善语。三秀出。四经强。五涌泉。六绳墨。七綖也。凡为佛语。必有所诠之实。外道言诠之教无理。以内外相望者。佛有妙开之实。谓之征发。既有当之绝。名为善言。开发妙理。名为秀出教理相开。谓之强。南北为住。东西为强也。诠理无穷。谓之涌泉。裁形就正。名绳墨。以教持理。如糸补衣。谓之綖。且胡见卖系之肆。谓之修多罗也。阿毗昙以五义辨之。一云出生。二显示。三涌泉。四绳墨。五结鬘。准可知也。

第二明宗。成论师释。若以色声为经体者。体异于宗。若以所诠为经体者。体之是宗。而以所辨为宗也。辨宗有三家。第一新安耀法师云。以境智为宗。何者。非境无以生智。非智无以显境。境智于[廿/积]。是圣义。故以境智。合为经宗也。第二家[袖-由+鸟]法师云。权实二智为宗。此法师只存四时。故般若维摩。合为第二。故以二智。为二宗也。第三治城道法师云。唯实智为宗。何者。第一义空。诸法之本。世谛是末。故以照一真智为宗。照末为傍。故实智为宗也。今经境智。皆从不二起。故非境非智。是体宗。是境智智境圣未用。

第三明因果。庄严云。波若唯止于因。不通于果。故经云。在因波若。至果萨波若。又云。般若有佛法。有二乘法。是菩萨法。又云。欲得一切种智果。当学波若波罗蜜。故知唯止于因也开善云。波若通因果。所以通因果者。大经云。解脱之法。亦非涅槃。摩诃波若。亦非涅槃。又胜鬘经云。明佛智所断。佛菩提智所断。罗汉悟波若。是胡悟。故智通因果也。今解波若非有智。非因非果。以因怙为因。以果怙为果。故在因名般若。至果名萨波若。因名十地。果名法界。因名佛性。果名涅槃。此皆随所辨说。更无异法。而或者迷名生法痴有断争讼耳。

第四辨寿命长短。成论师说不同。云初教佛寿八十年。第二佛寿无量。故释论佛有二种。一者父母身即是经中常身佛也。二者法性身。寿命无量。光明无量。即是经中特尊佛也。又大品云。欲得寿命。当学波若波罗蜜又释论婆伽梵子。一村众生。犹寿命长。何况佛度无量众生。故寿命无量。第三七百阿祇。第四如法华中说。第五明常住。一云。初教与第二品。是八十。若尔云何示特尊佛耶。解云。八十年即现特尊佛。非别有佛也。慧观师义。自第二已明常也。今解不尔。何者。经说无定。或云七十九年。或云八十五年。又阿含经云。佛寿无量。别有净土。唯现余报耳。若尔云何定报耶。若一往判者。初教八十。第二教佛寿无量。此是长短方便。故言长不失短。短不失长。是因缘。

第五明远近。成论师云。初教明唯成道。不明前世所行。故弥勒经云。此阿逸多具凡夫未断诸漏者。谓此也。自第二始开佛道长远。故大品第八卷云。于华严城燃灯佛所。不离六波罗蜜。为无所得。又云。弥勒已修六波罗蜜。为无所得。故此皆明前得道。故自第二长远矣。今则不尔。只是近远方便。故近而无暂。远而无久。岂有远近之异乎。而或者执远近之方。执近失远。持远失近。故堕有所得断常。今解。无碍法门何义。岂长短不可定。谓如当说也。

第三会教。成论师云。佛教不出三。一者顿教。如华严大乘等也。二者偏方不定教。如胜鬘金光明遗教佛藏经等也。三者渐教。如四阿含及涅槃是也。就渐教中。有二教。一者诸法师。作四教。阿含为初。波若维摩思益法鼓楞伽等为第二。法华为第三。涅槃为第四也。所以波若思益。合为第二者。大品经诸天子云。见第二法轮。思益云。见第二法轮也。作五教师不同。两义本是慧观师所说也。一家云。阿含为初。禅经为第二。波若维摩法鼓等为第三。法华为第四。涅槃为第五也。一家云。阿含为初经。维摩思益法鼓为第二。法华为第三。波若为第四。涅槃为第五。所以波若为第四者。释论云。须菩提闻法华。举手低头。皆成佛道。是故今问退不退。故知法华也。广州大亮法师云。五时阿含为初。离三藏为第二。如优婆塞经也。波若维摩思益法鼓为第三。法华为第四。涅槃为第五也。慧观法师云。阿含为初。波若为第二。维摩思益等为第三。法华为第四。涅槃为第五也。二经同云见第二法轮者。一是为小中。第二是大中。第二也。开善寺所述也。今解。半满两教。何者。经中唯说半满两处。又释论第百云。法云波若。是显现教。法华涅槃。是秘密教。若尔维摩波若等。还浅深法华等乎。

次辨五家味相生。第一家云。十二部配当阿含。修多罗配禅经。何者。定能发智以修多罗。配当禅经也。方等配波若思益等。波若配法华。醍醐配涅槃也。慧观师所以十二配阿含者。阿含约事分别。四谛理配为十二。分别法性也。第二无相教。名修多罗者。所说二谛体生行人。空理万法之本。故受法本名也。第三名方等者。就教得名。此改小乘。无狭劣之通。故名方等也。第四名波若者。能令众生。同佛寿量。平等大慧。如多宝佛品中论也。第五名大涅槃者。永除生死。如醍醐体性清凉。故名涅槃。今解。小教名为十二部经。如提谓等三归五戒等也。修多罗配小乘半字。何者为。满字。作本故也。方等总配满字。波若别配波若。何者。方等虽广。波若为要。得果之主故也。既有能得之因。应有所得之果。故第五别配圣果。而涅槃与波若。是眼目异名故。故诸大乘中。皆得配之。非汝所谓第五教涅槃。唯是极果。前皆非极也。就五时四时辨教。宗蜜亦不同。慧观师新安师大令正小。庄严营师云。自第二已明常住。何者。仁王经云。超度世谛第一义。一转妙觉常湛然。又大品昙无歇菩萨品云。法身无来无去。净名经云。金刚之身。佛身无为。不堕诸教。故已明常住也。开善寺云。前四时教。唯明无常。无量光明与倍数。终归于磨灭。故俱是无常也。而仁王经云。一转妙觉者。经说三谛有多种。或就因果说二谛。或就假实明二谛。故成实论云。色等及泥为真谛。四大五根为世谛。已此二谛入真实之时。与理冥同。更无退转。故云湛然。非谓无生灭也。今解。常无常。非常非无常。迹义也。仁王经云。超度世谛。第一义谛者。即语非有非无。谓又妙觉具二谛。是故可谓。从有无方便。入非有非无者。亦五时名目不同。慧观师云。初教名为相教。第二名通教者。本空未转故。说通教者。勒取三乘果。故经云。欲得菩萨果。乃至欲得声闻果。当学波若波罗蜜也。第三维摩名贬教。第四名同归教。第五明常住也。开善等云。以第二教破初教者。此义不尔。云何佛自破圣言耶。初教名为三乘别教。何者。别说三乘果故也。第二无相教。亦名三乘通教者。通者非二乘果为通。唯取所学之法。名为通教。何者。欲得菩萨果乃至声闻果。常学般若波罗蜜。故知所劝为通。且先劝三乘。后即贬故。经云上人法。第三为抑扬教。发轸初毁小故。经云。广原陆地不生莲华。卑湿淤泥乃生莲华。又入正法倍曾。终不发阿耨三菩提。起我见。如须弥山。不能发菩提也。第四名同归教。亦名善法教。何者。彼云汝等所行是菩萨道。又云。举手低头皆成佛道。以教为名也。第五教名常住。即□可见也。明寿命不同。如辨宗中说也。而七百之言。维摩思益等经。无有此言。唯首楞严经云。东方庄严王佛。七百阿僧祇入涅槃。即我身是也。所以异经为失。第三教者。理自应尔。何者。初教寿八十。第二无量。第四复倍上数。第五常住。若尔七百之寿。应入第二。故云七百阿僧祇耳。今解。此皆随机所说。无有八十与七百阿僧祇之殊。故经云。十方诸 如来。同共一法身。既以正法为体。岂有常无常长短之异乎。显现秘密有二种。一者法。二者其事可见也。显现秘密者。净名经云。佛转法轮于大千。其轮本来常清净。 天人得益斯者。名为显示等也。显现秘密者。释论第百卷云。法云般若显现。法华涅槃是秘密。而成实论师云。大品等五时波若。唯解果内浅事。非是难解。故名为显现教。所以然者。仁王云。若 三界外。别有众生者。是大有说。非七佛所说也。其法华经。兼内外事深。故非易可见。名为秘密也。今解不然。何者。法云等发轸。顿开本经。故名显教。法华涅槃。先改执。后显正法。故名秘密教也。显现秘密。有异圣究竟。如常说也。且成论师云。十二年前。说小乘后说。今则不然。有四句。一始终大。二始终说小。三初大后小。四初小后大。何者涅槃经中。叹十二年童子迦叶三十六问等无有异。故知佛初成道。既说涅槃。而成实论师云。是华严经也。涅槃既尔。余经应然。何者。释论云。须菩提闻法华。举手低头皆成佛道。今问不退。若云何得定言法华以前说般若耶。且诸佛化众生。应有缘即说。何后时乃说大耶。故知应有四句也。次明但不但义。但是住义。是不行义。若是佛教大小。皆是无迹义。故云有不住有。言空不住空。而一往开者。小乘是但。大乘是不但。何者。小乘为浅行人。施四谛因果法门。名为但也。大教为大士。开不住法门。以示诸法无迹。为不但也。大小两乘。既有二智。人亦有二。何者。小乘人。保昔经教。名为但。大乘人如幻化。无有去就。名为不但。故人法但人但不但义也。若例前句。应有四句。如二句上例。三者但不但俱不但。四者但不但俱但也。如十地论成论等所执。皆存大小之相。名为但。若如今说。大小俱无迹。名为不但也。若就两佛者。一往释迦教是但。舍那教是不但。而释迦教。有但不但。何者。难化众生说故也。舍那佛唯一大乘故。无但不但也。且经云。华严经不入二乘手者。二乘存着故。即为圣教不入不都不闻见也。大品初佛说五品为不共。第二传教须菩提说善品。为共说故也。

第四波若部傥。释论云。有二种波若。一者共。二者不共。有二种释一云。共者。大品云三乘通教是也。不共者。别第十地行闻波若。非九地行所闻也。一云。只就大品中。亦有共不共。何者。经云。欲得菩萨果乃至声闻果当学者。此是共般若。复有菩萨所对。名为不共也。今则无别深般若。但二乘分亦得闻。谓之共。菩萨之殊于二乘。名为不共。此就有方便无方便。简圣共不共。无别深波若也。复有三种波若。一者上。二中。三下。上者光赞波若是也。若具翻者。应是五十卷。而存长时遗少唯翻十卷。即竺法护所翻也。中者是大品也。而卷数不定。或二十七卷。并什法师翻也。放光波若。是二十卷。是朱士行取于于阗国。即是大品也。下者小品是也。有七卷。则是随行也。复有四种般若。谓上中下与金刚波若也。一云。上中下与不共波若也。复有五种波若。谓摩诃波若。天王问波若。光赞波若。仁王波若也。从天王问波若。出五般若。一者须真天子问波若。有七卷。二者法文天子问波若。有三卷。三者四天王问波若。有一卷。四者文殊师利问波若。五者思益梵志问波若也。从光赞波若。出二波若。一者成具波若。二者光净般若也。或云金刚波若。其本有一卷。此是校量功德一品。而抄为别经也。一云。五时波若中。一时说也。若其依仁王经法者。金刚波若。是第二也。而一义云。金刚波若。理应最初。何者。以三义验耳。一者从众。二者乞食等事。三者经中有文。何者。大品众是五千。分金刚众是千二百五十。云何前多。后还成少耶。且大品中。不数地。虽地四寸。金刚经足数于地。且经中云。所得慧眼。未曾得闻。此三义故。其非后耳。或云。如仁王经中列法也。

次第五明缘起。魏时沙门朱士行。导赞小品。即知文义未尽。故甘露六年于于阗国。相经本遇得大品。而彼国名僧。唯信小乘。故朱士行将还时。彼僧白王曰。汉通人弃佛正教。以持波罗门经。将还本国而宣流。王今不应捡许。王即顺语。遮而不许。于时朱士行。即白王言。我今不顾身命而来。正止由经。王若不许此经者。应捡一愿。即誓言曰。若此经于汉地有缘者。投火即应灭。誓言即摩诃波若波罗蜜经者。斯道幽微深远难测。无知无照。无相无名。理绝百非。道亡四句。言语。无所厝其详。理绝二边。情识。无没其虑。虽复一相无相。万用无亏。至寂至空道光法界。故开宗之始。以不住法住。辨义之终。以无得为得。是故绝相必假言宣。无名要由教显。摩诃波若波罗蜜者。摩诃者。翻云大。大者广博为义。苞容为义。莫先为义。波若者。释论自云。如猛火聚不可触。触即皆烧。翻不翻皆不可得也。而约用□亦得皆翻也。即波罗蜜者到彼岸也。经者训法训常。

大品经游意一卷(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