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totopgototop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color
  • cyan color
  • red color
1793 39.P0512 温室经义记 (1卷)〖隋 慧远撰〗 打印

大正藏 No. 1793 温室经义记

隋 慧远撰

1卷

温室经义记

沙门释慧远撰

此经开首。须知六要。一知教大小。教有二藏。备如常辨。此经 大乘 菩萨藏收。二须知教局渐及顿。小教名局。大乘法中从小入者名之为渐。不藉小入名之为顿。此经是渐。三知教有三藏之别。此经是其修多罗藏。四知经宗趣。此经福德檀行为宗。五知经名字。经名不同。备如常释。今此经者人法为名。是人也。说洗经是其法也。六知说人。说有五种。一者佛说。二圣弟子说。三诸天说。四神仙等说。五变化说。此经是其佛所说也。

佛说温室洗浴众僧经

后汉安息三藏安世高译

次释其名。初言佛者标别说人。佛外国语。此翻名觉。觉有两义。一者觉察。如人觉贼。二者觉悟。如人窹。自觉觉他觉行穷满故称为佛。陈唱名说。温室洗浴是所说也。和曘名温。荫障名室。此明洗处。备具七物。沐汤形垢故曰洗浴。但言洗浴即摄七物。此是说具。众僧所洗。外国正音名曰僧伽。此云和众。行德无乖名之为和。和者非一目之为众。众是汉名。僧是胡称。胡汉并举故曰众僧。问曰。耆域请佛及僧温室洗浴。今此何故偏言洗僧不论佛也。释有三义。一义释云。僧有二种。一三归僧。简因异果。二应供僧。佛亦在中。今此所谓是应供僧。通摄 如来。故不别说。第二义者。所集之经流通末代。未来无佛故不说之。第三义者。据施主心。佛僧通洗。论其受者。僧有所须。佛则无假。今就受者故云洗僧。经者外国名修多罗。此翻名綖。綖义似经。故存经称。

此经三分。初明由序。一心听下是其正宗。阿难白佛当何名下是其流通。序有二种。一发起序。佛将说经。先托时处。集众起说。二证信序。阿难将传。先对 众生。言如是法我从佛闻。证成可信。初阿难曰吾闻如是。是证信序。一时已下义有两兼。当时起说名发起序。阿难引来证成信。名证信序。

阿难曰。吾从佛闻如是。一时。佛。在摩竭提国因沙崛山中。王舍城内。有大长者。奈女之子。名曰耆域。为大医王。疗治众病。少小好学。才艺过通。智达五经。天文地理。其所治者。莫不除愈。死者更生。丧车得还。其德甚多。不可具陈。八国宗仰。见者欢喜。于是耆域夜欻生念。明至佛所。当问我疑。晨且敕家大小眷属。严至佛所。到精舍门。见佛炳然光照天地。众生四辈数千万人。佛为说法。一心静听。耆域眷属下车直进。为佛作礼。各坐一面。佛慰劳曰。善来医王。欲有所问。莫得疑难。耆域长跪白佛言。虽得生世。为人疏野。随俗众流。未曾为福。今欲请佛及僧菩萨大士人温室澡浴。愿令众生长夜清净。秽垢消除。不遭众患。惟佛圣旨不忽所愿。佛告医王。善哉妙意。治众人病。皆蒙除愈。远近庆赖。莫不复欢喜。今请佛及诸众僧。人室洗浴。愿及十方众药疗疾洗浴除垢。其福无量 就初段中。言阿难者标人别序。此名欢喜。曰犹辞也。吾闻如是是证信辞。吾犹我也。阿难彰已是能闻人。言从佛者出得闻处。如是者是所闻法。餐教曰闻。佛语如法名之为如。如法之言是当道理。故称如是。一时已下虽有两兼。对前证信。自下偏就发超以释。中人二。文别有六。言人二者。一是化主。二耆域请主。文别六者。一明化主。二王舍城下明耆域请主。三夜欻念下明其耆域启请方便。四佛慰劳下明佛化主安慰听问。五耆域白下耆域正请。六佛告医下如来述赞。六中初二以为一对。次二一对。后二一对。就初段中。言一时者为化时也。化时宽滥。简别余时。是故言一。所言佛者为化人也。佛如前释。在摩竭下为化处也。摩竭提国就宽通举。此云不害。因沙崛山随别以指。此犹经中只阇崛山。传之音异。此方名为灵鹫山也。第二段中。先标其人。后叹其德。前标人中。王舍城内出其住处。此城古昔多有王住。名王舍城。有大长者彰其人。德标时望故号长者。奈女之子片其。此事如彼奈女经说。名曰耆域辨其讳。此名长命。长命因缘亦如经说。下叹其德。初先正叹。八国宗下举世惊喜显德高胜。前正叹中。文别有四。一叹医能。二少学下叹其余德。三其所治下显前第一。其德多下显前第二。初叹医中。为大医王医自在也。治众人病医疗广也。叹余德中。先叹学心。后叹所成。少小好学叹学心也。幼而玩道名少学。才艺过等叹所成也。于中有二。初才艺过通叹其能。外国具有六十四能。今略举之。匡时之德名。随身之伎曰艺。才谓三才。行上应天。下狭于地。中和人情。艺是六艺。谓书数等。于此才艺博练有余。故曰过通。二智达下叹其智。智达五经善其文。五明论法名为五经。非书诗等。天文地理识其事。下重显前第一段中。其所治者莫不除愈明医善也。广如律经。死者更生丧车得还略显一相。如律中。呴睒弥国有长者子。轮上游戏。脚跌倒地。腹结而死。家命耆域为之救疗。耆域未至。童子已死。其家亲属。车载哭随。送至殡所。耆域善声论。遥闻哭音即知不死。呼之令还。破腹解胀。缭合药拊。少时还活。故今举之以医善。下重显前第二段中。其德甚多不可陈者。彼才艺等随别广论不可尽也。上来正叹。下举八国同共惊喜显德高胜。八国宗仰显前文中其德多也。见者欢喜显前所治莫不愈也。有患皆类。谁见不喜。自下第三明其耆域启请方便。于中初意次口后身。夜欻生念明问我疑意方便也。尽昏静托彼静时以兴福心。故夜生念。福心先无。今时迅起。故云欻生。迟晓请决故自念言明至佛所当问我疑。晨旦敕家口方便也。耆域善巧。欲以道法齐润家亲。故演敕家。大小眷属严至已下身方便也。于中三句。一严驾诣佛。佛僧住处精静之室通名精舍。二到已得见佛。炳然光照天地正见佛身。身相显著故曰炳然。神晖洞朗名照天地。众坐四辈数千万人兼睹其众。佛为说法见佛所为。一心静听睹众所作。三见已设敬下车直进趣佛心专。到已作礼申已受敬。各坐一面自然安而听。自下第四明其如来安慰听问。佛慰劳曰善来医王安其心也。慰是安慰。劳是劳睐。叹其来好故曰善来。欲问莫疑听其问也。自下第五耆域正请。于中四句。一展情疏。二请洗事。三因事兴愿。四请佛述成。从初乃至未曾为福是第一句。言虽得者得生人中而无福善。辨得兼失故曰虽矣。情禾亲道目之为疏。常流俗里说之为野。随俗众流显前野。未曾为福彰前疏。今欲请佛及僧洗浴是第二句。愿令已下是第三句。愿令众生长夜清净离烦恼也。秽垢消除离恶业也。不遭众患离苦报也。唯佛圣下是第四句。唯者是其专独之辞。旨谓意旨。忽谓忽轻。耆域启请专愿佛意不轻已愿。自下第六如来述赞。善总叹。耆域前作唯好名善。载是助辞。妙意下别。别中三句。一者妙意叹前愿心。此乃菩萨广大之意。超出余愿故曰妙意。二治病皆愈叹前医疗。前诸德中。医救物苦。济世之要。故偏叹之。三复请佛及僧洗浴叹前所请洗浴之事。下牒结叹。愿及十方牒前妙意。众药疗疾牒上治病。洗浴除垢牒前洗僧。其福无量总结叹也。上来序说。下次正宗。

一心听法。吾当为汝先说澡浴众僧及报之福。佛告耆域。澡浴之法。当用七物。除去七病。得七福报。何谓七物。一者然火。二者净水。三者澡豆。四者酥膏。五者淳灰。六者杨枝。七者内衣。此是澡浴之法。何谓除七病。一者四大安隐。二者除风病。三者除湿痹。四者除寒冰。五者除热气。六者除垢秽。七者身体轻便眼目精明。是为除众僧七病。如是供养。便得七福。何谓七福。一者四大无病。所生常安。勇武丁健。众所敬仰。二者所生清净。面貌端正。尘水不着。为人所敬。三者身体常香。衣服洁净。见者欢喜。莫不钦敬。四者肌体润泽。威光德大。莫不敬叹。独步无双。五者多饶人从。拂拭尘垢。自然受福。常识宿命。六者口齿好香。方白齐平。所说教令莫不肃用。七者所生之处自然衣裳光饰珍宝。见者悚息。佛告耆域。作此洗浴众僧开士七福如是。从此因缘。或为人臣。或为帝王。或为日月四天神王。或为帝释。或为转轮圣王。或为梵天。受福难量。或为菩萨。发意治地。功成志就。遂致作佛。斯之因供养众僧。无量福田旱涝不伤 于中初先敕听许说。一心听法是敕听也。当为汝说是许说也。先说洗僧及报福者。前说发愿治病洗僧福皆无量。三种福中。今此先说洗僧之福。故曰先说。施功于僧。福还归已。故曰反报。下正为说。先开三门。洗浴之法当用七物。是第一门洗僧之具。除去七病是第二门七物之能。得七福报是第三门洗僧之益。下广辨之。广初门中。先门起发。次列。后结。广第二中。亦先牒问。次辨其相。四大安稳是内衣能。衣蔽形丑故得安隐。除风病者是淳灰能。除湿痹者是苏膏能。除寒水者是燃火能。能除热气者是杨枝能。除秽者是澡豆能。身体轻者是净水能。是为下结。广第三中。初先直说。次以偈颂。后重释疑。前直说中。初先广辨洗僧福报斯之因由。供养已下结叹僧田。前中先明七种福报。从此因缘或为人已下明前七报受之处所。又复前段明七物果。后段明其洗心之果。就初段中。如是供养得七福报总以标举。何谓已下别明七报。七中皆初正辨报体。后举人敬显报殊胜。初一是其燃火之报。第二是其净水报。第三是其澡豆之报。第四是其苏果报。第五是其淳灰果报。第六是其杨枝果报。第七是其内衣果报。下总结之。开者名大。士谓士夫。人之别称。故旧翻经名菩萨以为开士。佛告耆域。仰作此七物。洗浴众僧大士。所得七福如是。上明报体。下明七报受之处所。所谓在人天乃至佛身。又复上来明七物果。下次明其洗心之果。洗心有四。得报各异。一为世间 五欲果报。二为世间离欲果报。三为出世 小乘果报。四为出世大乘果报。初至轮王是求欲心所得果也。求欲之心有下中上。所得各异。下为人臣及粟散王。中为轮王。上生欲天。就下品中。专好自为不欲共他正得为人。见他喜助得为大臣。为首近率得为帝王。中为轮王。无多阶异。回在后说。上心作中。随心升降。有其五阶。始从地天乃至他化。于中独为不欲共他。直为散天日月星等。见他喜助得为天臣四天王等。为首近率为诸天王。谓帝释等。或生梵下是离欲心所得之果。初禅之果名为梵天。就始言之。亦可上界通名梵天。彼是禅果。由洗发禅故得生彼。非洗亲生。第三分中。小乘之果略而不辨。为菩萨下是其第四大乘之果。或为菩萨种性解行。发意初地。治地在于二地已上。彼超修道故曰治地。功成在于八地九地。行报纯熟故曰功成。志就十地。学满名就。作佛在果。上来正明洗僧福报。自下第二结叹僧田。斯由供僧结果属因。无量福田卑涝不伤就田叹胜。生多福故名众僧为无量福田。于中值福余殃不及。故是不为卑涝所伤。此正道其世间卑涝不能伤败。不须异解。下次偈颂。

于是 世尊重为耆域而作颂曰。


  观诸 三界中   天人受福

  道德无限量  谛听次说之

  夫人生处世  端正人所敬

  体性常清净  斯由洗众僧

  若为大臣子  财富常吉安

  勇健中贤良  出入无挂碍

  所说人奉用  身体常香洁

  端正色从容  斯由洗众僧

  若生天王家  生即常洁净

  洗浴以香汤  苾芬以薰身

  形体与众异  见者莫不欣

  斯造温室浴  洗僧之福报

  第一四天王  典领四域方

  光明身端正  威德护四镇

  日月及星宿  晃照除阴冥

  斯由洗众僧  福报如影响

  第二忉利天  帝释名曰因

  六重之宝城  七宝为宫殿

  勇猛天中尊  端正寿延长

  斯由洗众僧  其报无等伦

  世间转轮王  七宝导在前

  周行四海外  兵马八万四

  明宝照昼夜  玉女随时供

  端正身香洁  斯由洗众僧

  第六化应天  欲界中独尊

  天相光影足  威灵震六天

  自然食甘露  妓女常在边

  众德难称喻  斯由洗众僧

  梵三钵天  净居修自然

  行净无垢秽  又无女人形

  梵行修洁已  志淳在泥洹

  得生彼天中  斯由洗众僧

  佛为三界尊  修道甚苦勤

  积行无数劫  今乃得道真

  金体玉为璎  尘垢不着身

  圆光相具足  斯由洗众僧

  诸佛从行得  种种不劳勤

  所施三界人  无处不周遍

  众僧之圣尊  四道良福田

  道德从中出  是行最妙真

以义入偈。要略易解。故下颂之。有何易解。向前文中。七福之外别说人等。人谓定别。故今就彼人身等上颂七福报。令知无别。是以须颂。偈有二十。前十九偈就人天等颂上七福。末后一偈颂颂前文中结叹僧田。前十九中。初偈总举敕听许说。观者如来自言观也。诸三界中。天人显福举其所观。世间福报。修善如形。福似影故曰影福。道德无限量举出世果。此等谛听。次为汝说。下十八偈正为说之。初有一偈。就人身上颂七福报。于中单颂净水之果。余略不论。斯由洗僧结果属因。次有两偈。就彼大臣颂七福报。于中有五。财富吉安是内衣果。勇猛贤良出入无碍是火燃报。所说人用是杨枝果。身体香洁是澡豆报。端正从容是净水果。略无余二。次有两偈。就帝王身颂七福报。生即洁净洗浴香汤苾芬薰身是澡豆果。形与众异见莫不忻是净水果。余略不论。次有一偈。就四天王颂七福报。次有一偈。就日月等颂七福报。次有两偈。其帝释颂七福报。次有两偈。就轮王颂七福。次有两偈。就他化天颂七福报。余欲界天略而不辨。次有两偈。颂色界天。于中但明所受梵身。不明七报。初言梵魔三钵天者。除五净居是余色天。此乃胡语名彼梵天为梵摩罗三钵利天。不须汉语。擿字别配。净居已下是五那含。下有三偈。就佛以颂七种福报。于中前二明佛自德由行而成劝物同习。后偈明佛利他之德由行而成劝人同修。此诸偈中。就人天等前颂七报皆不具足。隐显故尔。欲识玄相。准上七报次第求之。下次颂上结叹僧田。众僧圣尊大乘僧也。四道良田小乘僧也。须陀斯陀那含罗汉是其四道。道德从出是行真者。如上所说人天等因是其道德。从僧田出。是洗僧行最为妙真。以从真实福田出故。下次释疑。

佛说偈已。重告耆域。观彼三界。人天品类。高下长短。福德多少。皆由先世用心不等。是以所受各异不同。如此受诸福报。皆由洗浴圣众得之耳 疑有二种。一以洗僧福行不殊疑报差别。二闻由心所受不同疑不假僧。今并释之。从初乃至用心不等所受各异释遣初疑。二受诸福报皆从洗僧释去后疑。上来正说。下次流通。

佛说经已。阿难白佛言。当何名此经。以何劝诲之。佛言阿难。此经名温室洗浴众僧经。诸佛所说。非我独造。行者得度。非神授与。求清净福。自当奉行。佛说经竟。耆域眷属。闻经欢喜。得须陀洹道。礼佛求退。严办洗具。众坐大小各得道迹。皆共稽首礼佛而去。佛说温室洗浴众僧经 初阿难问当何名经问经名字。以何劝诲问传化仪。次如来答。名洗僧经答其初问。诸佛记下答第二问。于中初明诸佛共说彰法要胜劝人信乐。后明行者方始得度劝人修学。行者得度明非无因。非神授与明非异因。求清净福自当奉行结劝修学。当以此等而劝诲之。下明诸人闻法获益。于中初明耆域眷属悟道求退严办说具。以闻果报皆由洗得。知法无性故得初果。后明众得益辞去。

温室经义记毕

往昔净影大师尝制温室经义记。宣畅其幽旨。千岁之久。相传至今。可谓法门大幸也。予前年得之珍秘。比日逐节随科分会本经。以便看读。更命梓工谋作活字。以公海内同好云。

于时宽保三癸亥冬十月

三缘山袋谷沙门心应谨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