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totopgototop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color
  • cyan color
  • red color
2006 48.P0300 人天眼目 (6卷)〖宋 智昭集〗
2006 48.P0300 人天眼目 (6卷)〖宋 智昭集〗 - : 人天眼目卷之三 打印

人天眼目卷之三

曹洞宗

洞山和尚。讳良价。生会稽俞氏。礼五泄山默禅师披剃。得法云岩昙晟禅师。初住筠州洞山。权开五位善接三根。大阐一音广弘万品。横抽宝剑。剪诸见之稠林。妙叶弘通。截异端之穿凿。晚得曹山耽章禅师。深明的旨。妙唱嘉猷。道合君臣。偏正回互。繇是洞上玄风播于天下。故诸方宗匠。咸共推尊之。曰曹洞宗。

五位君臣

问曹山五位君臣旨诀。山云。正位即属界。本来无物。偏位即色界。有万形像。偏中正者。舍事入理。正中来者。背埋就事。兼带者。冥应众缘。不随诸有。非染非净。非正非偏。故曰虚玄大道无着真宗。从上先德。推此一位。最妙最玄。要当详审辨明。君为正位。臣为偏位。臣向君是偏中正。君视臣是正中偏。君臣道合。是兼带语。时有僧出问。如何是君。云妙德尊寰宇。高明朗太虚。如何是臣。云灵机弘圣道。真智利群生。如何是臣向君。云不堕诸异趣。凝情望圣容。如何是君视臣。云妙容虽不动。光烛本无偏。如何是君臣道合。云混然无内外。和融上下平。又曰。以君臣偏正言者。不欲犯中。故臣称君不敢斥言是也。此吾法之宗要也。因作偈曰。学者先须识自宗。莫将真际杂顽空。妙明体尽知伤触。力在逢缘不借中。出语直教烧不着。潜行须与古人同。无身有事超岐路。无事无身落始终。

大阳颂

不立功勋坐庙堂。  群臣何敢望清光。  潭潭禁殿尊严甚。  寂寞无人夜未央(君)。

文经武纬定中华。  遍历阶梯赞国家。  功业已隆加九锡。  与君神气看些些(臣)。

位尊九五不曾居。  常与群臣共一途。  深隐后宫天下治。  免教夷狄望来苏(君视臣)。

念念输忠不敢欺。  头头奉重丈夫儿。  看君千里长安道。  玉镫皆趣阙下归(臣向君)。

臣主相忘古殿寒。  万年槐树雪漫漫。  千门坐掩静如水。  只有垂杨舞翠烟(君臣道合)。

无中有路透长安。  劫外灵枝孰敢攀。  宝殿苔生尊贵重。  三更红日黑漫漫(总颂)。

问答

僧问。如何是正中偏。

汾阳昭云。玉兔既明。初夜后金鸡须唱五更前。道吾真云。诸子投来见大仙。宏智觉云。云散长空后。虚堂夜月明。翠岩宗云。菱花未照前 华严觉云。更深垂却夜明帘。

如何是偏中正。

汾云。毫末成大树。滴水作江湖。吾云。万水千山明似镜。智云。白发老婆羞看镜。岩云。团栾无少剩。觉云。天晓贼人投古井。

如何是正中来。

汾云。旱地莲华朵朵开。僧云。开后如何。汾云。金蕊银丝承玉露。高僧不坐凤凰台。吾云。皎洁乾坤震地雷。智云。霜眉雪鬓火中出。堂堂终不落今时。岩云。遍界绝尘埃。觉云。百卉承春在处开。

如何是兼中至(寂音曰。当作偏中至。其说在后)。

汾云。意气不从天地得。英雄岂藉四时催。吾云。施设纵横无所畏。智云。大用现前不存轨则。岩云。啮镞功前戏。岩云。雨雪交加无处避。

如何是兼中到。

汾云。玉女抛梭机轧轧。石人打鼓韵冬冬。吾云。黑白未分前已过。智云。夜明帘外排班早。空王殿上绝知音。岩云。十道不通耗。严云。两头截断无依倚。心法双忘始得玄。

寂音正五位之讹(新添)

寂音曰。道愈陵迟。至于列位之名件。亦讹乱不次。如正中偏偏中正又正中来偏中至。然后以兼中到总成五位。今乃易偏中至为兼中至。不晓其何义耶。而老师大衲。亦恬然不知怪。为可笑也(文字禅题云居弘觉语)。

五位序(丹霞淳)

夫黑白未分。难为彼此。玄黄之后。方位自他。于是借黑权正。假白示偏。正不坐正。夜半虚明。偏不坐偏。天晓阴晦。全体即用。枯木华开。全用即真。芳丛不艳。摧残兼带及尽玄微。玉凤金鸾分疏不下。是故威音那畔。休话如何。曲为今时由人施设。略陈管见以示方隅。冀诸同心。幸毋抚掌。

五位颂(此依僧宝传作偏中至)

正中偏。

三更初夜月明前。  莫怪相逢不相识。

隐隐犹怀昔日嫌。

偏中正。

失晓老婆寻古镜。  分明觌面更无他。  休更迷头犹认影。

正中来。

无中有路出尘埃。  但能不触当今讳。

也胜前朝断舌才。

偏中至。

两刃交锋要回避。  好手还同火里莲。

宛然自有冲天气。

兼中到。

不落有无谁敢和。  人人尽欲出常流。

折合终归炭里坐。

克符道者

正中偏。

半夜澄潭月正圆。  文殊匣里青蛇吼。

惊得毗卢出故园(一作故关)。

偏中正。

演若玉容迷古镜。  可笑骑牛更觅牛。

寂然不动毗卢印。

正中来。

凤竹龙丝坐钓台。  高僧不触当今讳。  藏却花冠笑一回。

兼中至。

鳌怒龙奔九江沸。  张骞寻得孟津源。

推倒昆仑绝依倚。

兼中到。

龙旗排出御街早。  略开仙仗凤楼前。

寻常却讳当今号。

汾阳昭(汾阳以正中来居首。而正中偏次之)

正中来。

金刚宝剑拂天开。  一片神光横世界。

晶辉朗耀绝纤埃。

偏中正。

看取法王行正令。  七金千子总随身。  犹自途中觅金镜。

正中偏。

霹雳机锋着眼看。  石火电光犹是钝。  思量拟议隔千山。

兼中至。

三岁金毛爪牙备。  千妖百怪出头来。  哮吼一声皆伏地。

兼中到。

大显无功休作造。  木牛步步火中行。

真个法王妙中妙。

五位参寻切要知。  丝毫才动即相违。  金刚透匣谁能用。  惟有那吒第一机。  举目便令 三界静。  振铃还使九天归。  正中妙叶通回互。

拟议锋铓失却威(总颂)。

慈明总颂

偏中归正极幽玄。  正去偏来理事全。  须知正位非言说。  朕兆依稀属有缘。  兼至去来兴妙用。  到兼何更逐言诠。  出没岂能该世界。  荡荡无依鸟道玄。

浮山远

正中偏。

空劫迢迢本寂然。  金刚际下翻筋斗。

掌上灵机遍大千。

偏中正。

浩浩尘中劫清净。  临岐撒手便回途。

无影堂前提正令。

正中来。

顶后圆光耀古台。  虽然照彻人间世。

不犯锋铓绝点埃。

兼中至。

妙用纵横休拟议。  始终交战自玄玄。

壁立神锋皆猛利。

兼中到。

格外明机长节操。  了知万汇不能该。

谁能更守于玄奥。

草堂清

正中偏。

丫角昆仑空里眠。  石女机梭声轧轧。  木人舞袖出庭前。

偏中正。

澄潭印出桂轮影。  人人尽向影中圆。  影灭潭枯谁解省。

正中来。

火里莲花朵朵开。  根苗岂是寻常物。  大用非同应世材。

兼中至。

交互机锋绝忌讳。  丈夫彼彼逞英雄。

点着不来成粉碎。

兼中到。

铁牛吃尽栏边草。  却问牧童何处居。  指点东西得一宝。

宏智觉

正中偏。

霁碧星河冷浸天。  夜半木童敲月户。  暗中惊破玉人眠。

偏中正。

海云依约神仙顶。  妇人鬓发白垂丝。  羞对秦台寒照影。

正中来。

月夜长鲸蜕甲开。  大背摩天振云翼。  翔游鸟道髅难该。

兼中至。

觌面不须相忌讳。  风化无伤的意玄。

光中有路天然异。

兼中到。

斗柄横斜天未晓。  鹤梦初醒露叶寒。  旧巢飞出云松倒。

自得晖

正中偏。

混沌初分半夜前。  转侧木人惊梦破。  雪芦满眼不成眠。

偏中正。

宝月团团金殿冷。  当明不犯暗抽身。

回眸影转西山顶。

正中来。

帝命傍分展化才。  杲日初升沙界静。

灵然曾不带纤埃。

兼中至。

长安大道长游戏。  处处无私空合空。  法法同归水归水。

兼中到。

白云断处家山好。  扑碎骊龙明月珠。  昆仑入海无消耗。

明安五位宾主(见明安别录)

安曰。正中偏乃垂慈接物。即主中宾。第一句夺人也。偏中正有照有用。即宾中主。第二句夺境也。正中来乃奇特受用。即主中主。第三句人境俱夺也。兼中至乃非有非无。即宾中宾。第四句人境俱不夺也。兼中到出格自在。离四句绝百非。妙尽本无之妙也。

洞山功勋五位(并颂)

向 奉 功 共功 功功

僧问师。如何是向。师曰。吃饭时作么生。又云。得力须忘饱。休粮更不饥。

(大慧云。向时作么生向谓趣向此事。答吃饭时作么生。谓此事不可吃饭时无功勋而有间断也)。

圣主繇来法帝尧。  御人以礼曲龙腰。  有时闹市头边过。  到处文明贺圣朝。

如何是奉。师曰。背时作么生。又曰。只知朱紫贵。辜负本来人。

(大慧云。奉乃承奉之奉。如人奉事长上。先致敬而后承奉。向乃功勋之所立。才向即有承事之意故。答背时作么生。谓此事无间断。奉时既尔。而背时亦然。言背即奉之义。盖奉背皆功勋也)。

净洗浓妆为阿谁。  子规声里劝人归。  百草落尽啼无尽。  更向乱山深处啼。

如何是功。师曰。放下锄头时作么生。又曰。撤手端然坐。白云深处闲。

(大慧云。功即用也。答放下锄头时作么生。把锄头言用。放下锄头是无用。师之意谓用与无用皆功勋也)。

枯木花开劫外春。  倒骑玉象趁麒麟。  而今高隐千峰外。  月皎风清好日辰。

如何是共功。师曰。不得色。又曰。素粉难沈迹。长安不久居(大慧云。共功。谓法与境敌。答不得色。乃法与境不得成一色。正用时是显无用底。无用即用也。若作一色是十成死语。洞山宗旨语忌十成。故曰不得色。乃活语也)。

众生不相侵。  山自高兮水自深。  万别千差明底事。  鹧鸪啼处百花新。

如何是功功。师曰。不共。又曰。混然无讳处。此外更何求(大慧云。功功。谓法与境皆空。谓无功用大解脱。答不共乃无法可共。不共之义。全归功勋边。如法界事事无碍是也。尔面前无我。我面前无尔。所以夹山道。此间无老僧。目前无阇黎是也。如此之说。皆趣向承奉。于日用四威仪内。成就世出世间。无不周旋。谓之功勋五位也)。

头角才生已不堪。  拟心求佛好羞惭。  迢迢空劫无人识。  肯向南询五十三(大慧既说功勋五位。乃云。尔道。他古人意果如是乎。若只如此。有甚奇特。只是口传心授底葛藤。既不如是目道古人意作么生)。

功勋问答(翠岩宗)

僧问翠岩。如何是转功就位。岩云。撒手无依全体现。扁舟渔父宿芦花。

如何是转位就功。岩云。半夜岭头风月静。一声高树老猿啼。

如何是功位齐施。岩云。出门不踏来时路。满目飞尘绝点埃。

如何是功位俱隐。岩云。泥牛饮尽澄潭月。石马加鞭不转头。

曹山五位君臣图(颂并序)

夫正者。黑白未分。朕兆未生。不落诸圣位也。偏者。朕兆兴来。故有森罗万象隐显妙门也。

T48031601.gif白衣虽拜相。  此事不为奇。  积代簪缨者。

休言落魄时。

T48031602.gif子时当正位。  明正在君臣。  未离兜率界。  乌鸡雪上行。

⊙焰里寒冰结。  杨花九月飞。  泥牛吼水面。  木马逐风嘶。

○正宫初降日。  玉兔不能离。  未得无功旨。

人天何太迟。

●混然藏理事。  朕兆卒难明。  威音王未晓。

弥勒岂惺惺。

五位功勋图

T48031603.gif正中偏(诞生内绍) 君位 向 黑白未变时(一作未分时) T48031604.gif偏中正(朝生外绍) 臣位 奉 露

⊙正中来(末生隐栖) 君视臣 功 无句有句

○兼中至(化生神用) 臣向君 共功 各不相触

●兼中到(内生不出) 君臣合 功功 不当头

石霜答五位王子

如何是诞生王子 霜云。贵裔非常种。天生位至尊。

如何是朝生王子 霜云。白衣为足辅。直指禁庭中。

如何是末生王子 霜云。修途方觉贵。渐进不知尊。

如何是化生王子 霜云。政威无比况。神用莫能俦。

如何是内生王子 霜云。重帏休胜负。金殿卧清风。

(大慧云。以二分黑一分白圈子。为正中偏。却来白处说黑底。亦不得犯着黑字。犯着即触讳矣。洞山颂。正中偏三更初夜月明前。谓三更是黑。初夜是黑。月明前是黑。是能回互不触讳也 又云。以二分白一分黑圈子。为偏中正。却来黑处说白底。不得犯着白字。洞山颂。失晓老婆逢古镜。不言明与白。而言失晓与古镜。是能回互明与白字。而不触讳。盖失晓是暗中之明。古镜亦暗中之明。老婆头白。谓言回互白字也 又云。正中来无中有路出尘埃。谓凡有言句。皆无中唱出。便有挟妙了也。无不从正位中来。或明或暗。或至或到。皆妙挟通宗。凡一位皆具此五事。如掌之五指。无欠无剩 又云。兼中至谓兼白兼黑。兼偏兼正而至。何谓至。如人归家未到而至。别业乃在途为人边事。亦能回互。妙在体前 又云。兼中到谓兼前四位。皆挟妙而归正位。谓之折合终归炭里坐。亦是说黑处而回互黑字。故言炭也大慧举曹山了即曰。说理说事。教有明文。教外单传直指之道。果如是否。若果如是。讨甚好曹山耶)。

五位王子颂(石霜诸出题 悟本颂)

诳生(内绍嫡生 又云。正位根本智储君太子也)

天然贵胤本非功(不假修证本自圆成)

德合乾坤育势隆(本自尊贵中来)

始末一期无杂种(本无杂念)

分宫六宅不他宗(六根唯以一机轴)

上和下睦阴阳顺(前后一际)

共气连枝器量同(始终无二)

欲识诞生王子父(须知向上更有一人在)

鹤腾霄汉出银笼(千圣不传)

朝生(庶生 宰相之子 已落偏位 涉大功勋 亦云外绍臣种)

苦学论情世不群(有修有证)

出来凡事已超伦(虽有修有证。本自尊贵中来)

诗成五字三冬雪(染污不得)

笔落分毫四海云(不守住)

万卷积功彰圣代(大功修证)

一心忠孝辅明君(知有向上人。始得奉重)

盐梅不是生知得(修证还同)

金榜何劳显至勋(不假修证。不待功勋)

末生(有修有证 群臣位)

久栖岩岳用功夫(有修有证)

草榻柴扉守志孤(直是不待功勋。一尘不染)

十载见闻心自委(方全肯重)

一身冬夏衣缣无(赤洒洒干剥剥)

澄凝愁看三秋思(一尘不染)

清苦高名上哲图(学者可以为王尊贵之事)

业就巍科酬极志(本业成就)

比来臣相不当途(虽然如是。功勋不犯)

化生(借位明功 将军位)

傍分帝化为传持(分佛列祖)

万里山河布政威(正令当行)

红影日轮凝下界(从尊贵中来)

碧油风冷暑炎时(正布威时。谁敢犯令)

高低岂废尊卑奉(知有底如解奉重)

五裤苏途远近知(为苏涂炭也)

妙印手持烟塞静(谁敢当头)

当阳那肯露纤机(终始功勋不犯)

内生(亦为内绍 根本同出 诞生同)

九重深密复何宣(无言无说正令当行)

挂弊繇来显妙传(曲为今时)

只奉一人天地贵(奉重内生王子父)

从他诸道自分权(虽然言一用。要在一机轴)

紫罗帐合君臣隔(入他无异相。体知同一国)

黄合帘垂禁制全(天下音成正令当行)

为汝方隅官属恋(正是幼生子)

遂将黄叶止啼钱(不免权此问)

善权志五位王子颂

诞生

贵胤生时轮拟空。  玎珰玉佩处东宫。  月堂照处朝君父。  直扣尧阶却借功。

朝生

学问诗书德行全。  金门投策紫薇班。  台星不自离蓑钓。  争得寅昏奉圣颜。

末生

贫来今日极清虚。  悲喜寥寥一物无。  便欲升为九苞凤。  依稀云树月巢孤。

化生

帝命传来下九天。  禁城中外化亲宣。  回途复妙持金印。  正令曾无一字传。

内生

凤势龙骧大丈夫。  天然尊贵六宫殊。  苔封古殿无人到。  造次凡流识得无。

永嘉钦功勋五位

到处相逢元不识。  有时不识却相逢。  师襄无目还如见。  师旷能聪恰似聋向。

金针密密绣鸳鸯。  锦缝绵绵玉线长。  挂向春园人不识。  引他蜂蝶过来忙奉。

颜生陋巷不堪忧。  终日如愚乐自繇。  谩说坐忘为益矣。  累他尼父一场愁(功)。

淮南道士着真红。  勿谓情忘色是空。  醮罢玉坛移斗柄。  步虚一曲对春风(共功)。

汉高初起沛丰间。  三尺龙泉帝业安。  待得叔孙成礼乐。  元来不共汝同盘(功功)。

寂音说王种内绍外绍

寂音曰。此如唐郭中令李西平。皆称王。然非有种也。以勋劳而至焉。高祖之秦王明皇之肃宗。则以生帝王之家皆有种。非以勋劳而至者也。谓之内绍者。无功之功也。先圣贵之谓之外绍者。借功业而然。故又名曰借句。曹山章禅师偈略曰。妙明体尽知伤触。力在逢缘不借中。云居弘觉禅师曰。头头上了物物上通。只唤作了事人。终不唤作尊贵。将知。尊贵一路自别。

曹山三种堕

曹山云。凡情圣见是金锁玄路。直须回互。夫取正命食者。须具三种堕。一者披毛戴角。二者不断声色。三者不受食。稠布衲问。披毛戴角是什么堕。曰是髅堕。问不断声色是什么堕。曰是随堕。问不受食是什么堕。曰是尊贵堕。乃曰。夫冥合初心而知有。是髅堕。知有而不碍六尘。是随堕。维摩曰。外道六师是汝之师。彼师所堕汝亦随堕。乃可取食。食者正命食也。食者亦是就六根门头见闻知觉。只是不被他污染将为堕。且不是同也。

明安曰。此三种须明转位始得。一作水牯牛是髅堕。是沙门转身语。是异髅中事。若不晓此意即有所滞。直是要尔一念无私即有出身之路。大珠和尚因维摩座主问。经云。彼外道六师是汝之师。汝师所堕。汝亦随堕。其施汝者。不名福田。供养汝者。堕三恶道。谤于佛毁于法。不入众数。终不得灭度。汝若如是乃可取食。今请。禅师明为解说。大珠曰。迷循六根号为六师。心外求佛名为外道。有物可施不名福田。生心受供堕三恶道。汝若谤于佛者。是不着佛求。毁于法者。是不着法求。不入众数者。是不着僧求。终不得灭度。是智用现前。若如是解者。便得法喜禅悦之食 二曰。不断声色是随堕。以不明声色故随处堕。须向声色有出身之路。作么生是声色外一句。答声不是声。色不是色。故云不断。指掌当指何掌也 三曰。不受食是尊贵堕。须是知那边了。却来这边行履。不虚此位。即堕尊贵矣。

正命食(新添)

寂音曰。瑜伽师地论曰。死有三种。谓寿尽故。福尽故。不避不平等故。当知亦是时非时死。或由善心或不善心或无记心。云何寿尽死。犹如有一随感。寿量满尽故死。此名时死。云何福尽故死。犹如有一资具缺故死。云何不避不平等故死。如 世尊说九因九缘。未尽寿量而死。何等为九。谓食无度量。食时不宜。不消复食。生而不吐。熟而持之。不近医药。不知于己。若损若益。非时非量。行非梵行。此名非时死。予以是观之。乃知时而食。即不枉死名正命食。黄檗曰。今时才出众来者。只欲多知多解。广求文义。唤作修行。不知多知多解翻成壅塞。惟多与儿乳酪。消与不消。都总不知。三乘学道人皆此样。尽名食不消。食不消者。所谓知解不消。皆为毒药。尽去生灭边收。真如之中。无此事故。以此知。曹山贵正命食立三堕。

不断声色堕随堕尊贵堕(新添)

寂音曰。维摩经为坏和合相故。应取揣食。为不受故。应取彼食。以空聚想入于聚落。所见色与盲等。所闻声与响等。所嗅香与风等。所食味不分别。受诸触如智证。知诸法如幻相。无自性无他性。本自不生。今则无灭。此不断声色堕所繇立也 又曰。须菩提不见佛不闻法。彼外道六师。是汝之师。因其出家。彼师所堕汝亦随堕。乃可取食。此随堕之所繇立也 又曰。谤于佛毁于法。不入众数。终不得灭度。汝若如是。乃可取食。此尊贵堕之所繇立也。予尝观曹山。其自比六祖无所愧。以其荡圣凡之情有大方便。南泉曰。三世诸佛不知有。狸奴白牯却知有。乃不如曹山止立一堕字耳。

寂音三堕颂

纷然作息同。  银碗里盛雪。  若欲异牯牛。  与牯牛何别。  (髅)。

有闻皆无闻。  有见元无物。  若断声色求。  木偶当成佛(随)。

生在帝王家。  那复有尊贵。  自应着珍御。  顾见何惊异(尊贵)。

百丈端(三堕颂并总)

着起破襕衫。  脱下娘生裤。  信步入荒草。  忘却长安路(髅)秦楼歌夜月。  魏阙醉春风。  家国倾亡后。  乡关信不通(随)独坐孤峰顶。  轮蹄绝往还。  可怜一双足。  曾不到人间(尊贵)云不恋青山。  镜不笼妍丑。  未透鬼门关。  逐处成窠臼(总)。

一披毛戴角随髅自在

头角混泥尘。  分明露此身。  绿杨芳草岸。  何处不称尊。

二见色闻声随处自在

猿啼霜夜月。  花笑沁园春。  浩浩红尘里。  头头是故人。

三礼绝百僚尊贵自在

画堂无锁钥。  谁敢跨其门。  莫怪无宾客。  从来不见人。

总颂

昨夜荒村宿。  今朝上苑游。  本来无位次。  何处觅踪繇。

三种渗漏

师谓曹山曰。吾在云岩先师处。亲印宝镜三昧。事最的要。今以授汝。汝善护持。无令断绝。遇真法器。方可传授。直须秘密。不可彰露。恐属流布。丧灭吾宗。末法时代人多干慧。若要辨验向上人之真伪。有三种渗漏。直须具眼。

一见渗漏。机不离位堕在毒海。妙在转位也。

明安云。谓见滞在所知。若不转位即在一色。所言渗漏者。只是可中未尽善。须辨来踪始得相续玄机妙用。

二情渗漏。智常向背。见处偏枯。

明安云。谓情境不圆滞在取舍。前后偏枯鉴觉不全。是识浪流转。途中边岸事(一作途中未分边岸事)直须句句中离二边不滞情境。

三语渗漏。体妙失宗机昧终始浊智流转不出此三种。

明安云。体妙失宗者。滞在语路句失宗旨。机昧终始者。谓当机暗昧。只在语中宗旨不圆。句句中须是有语中无语。无语中有语。始得妙旨密圆也。

泐潭照三渗漏颂

天下溪山绝胜幽。  谁能把手共同游。  回头忽听杜鹃语。  笑指白云归去休(见)。

昔年曾作参玄客。  遍扣玄关穷要脉。  更阑墨汁污皂衫。  说向他人口门窄(情)。

木人岭上轻开口。  石女溪边暗点头。  堪笑当年李太白。  夜来还宿钓渔舟(语)。

洞山三路接人

僧到夹山。山问。近离甚处。僧云洞山。夹山云。洞山有何言句。僧云。和尚道。我有三路接人。夹山云。有何三路。僧云。鸟道玄路展手。山云。实有此三路那。僧云。是山云。鬼持千里钞林下道人悲。后浮山圆鉴云。不因黄叶落。争知是一秋(或曰。尊宿举论而曰。轨持千里钞。林下道人孤。或曰。轨持千里钵。林下道人孤)。

曹山三种纲要颂

金针双锁备。  挟路隐全该。  宝印当空妙。  重重锦缝开(敲唱双行)。  交互明中暗。  功齐转觉难。  力穷忘进步。  金锁网鞔鞔(金锁玄路)。  理事俱不涉。  回照绝幽微。  背风无巧拙。  电火烁难追(三不堕凡圣。又曰理事不涉)。

明安三句

安一日示众。吾有三句。平常无生句。妙玄无私句。体明无尽句。时有僧问。如何是平常无生句。安云。白云覆青山。青山不露顶。如何是妙玄无私句。安云。宝殿无人空侍立。不种梧桐免凤来。如何是体明无尽句。安云。手指空时天地转。回途石马出纱笼。

琅玡觉答三句(海印信答附)

玡因僧请益次乃曰。山僧亦有三句报答大阳。僧问。如何是平常无生句。玡云。言前无的旨。句下绝追寻。印云三脚虾蟆背巨鳌。

如何是妙玄无私句。玡云。金凤不栖无影树。玉兔何曾下碧霄。印云。白云覆青山。

如何是体妙无尽句。玡云。三冬枯木秀。九夏雪花飞。印云。须弥顶上浪滔天。

玡云。将此三句语。供养大阳和尚便下座。

曹山四禁语(或谓投子语)

莫行心处路。  不挂本来衣。  何须正任么。  切忌未生时。

门风偈(芙蓉楷 自得晖 古德)

妙唱不干舌

(一)刹刹尘尘处处谈。  不劳弹指善财参。  空生也解通消息。  花雨岩前鸟不衔(芙蓉)。

(六)如如寂灭似无情。  一句从来本现成。  舌运广长元不间。  雪峰相见望州亭(自得)。

古佛巍巍体广长。  交光丝网刹尘彰。  也知不费娘生舌。  岩桂庭花善举扬(古德)。

死蛇惊出草

(二)日炙风吹草里埋。  触他毒气又还乖。  暗地忽然开死口。  长安依旧绝人来(芙蓉)。

(七)金鞭遥指玉堂寒。  惊起将军夜出关。  三尺镆鎁清四海。  搀旗一扫绝痴顽(自得)。

死蛇打杀露霜牙。  无底篮盛臭莫加。  既是善呼须善遣。  触他毒气丧浑家(古德)。

解针枯骨吟

(三)死中得活是非常。  密用还他别有长。  半夜髑髅吟一曲。  冰河发焰却清凉(芙蓉)。

(八)宫漏沉沉夜色深。  灯残火尽绝知音。  木人位转玉绳晓。  石女梦回霜满襟(自得)。

功齐功化旨何深。  岂使膏肓便陆沈。  父子不传真秘诀。  解针枯骨作龙吟(古德)。

铁锯舞三台

(四)不落宫商调。  谁人和一场。  伯牙何所措。  此曲旧来长。

(九)铁牛无角卧山坡。  鞭起如飞见也么。  闹市横骑人不会。  抬眸鹞子过新罗(自得)。

干闼婆王鼓似雷。  灵山献乐未空回。  海波汹汹须弥震。  何妨铁锯舞三台(古德)。

古今无间(宏智录洎诸家语。不见有古今无间之题。独芙蓉有此颂)

(五)一法元无万法空。  个中那许悟圆通。  将谓少林消息断。  桃花依旧笑春风。

五转位(古德立题 自得晖颂)

匣内青蛇吼

(十)宝剑横斜天未晓。  洗清佛逼人寒。  匣中隐隐生光处。  衲子徒将正眼看。

金针去复来

(十一)清虚大道长安路。  往复何曾有间然。  暗去明来锋不露。  渠侬初不堕中边。

秦宫照胆寒

(十二)岩房阗寂冷如冰。  妙得真符处处灵。

转侧无依功就位。  回头失却楚王城。

五天银烛辉

(十三)五天皎皎玉轮孤。  一点光明分鉴湖。  闲步却来游幻海。  十方沙界大毗卢。

深岩藏白额

(十四)白额深藏烟雾昏。  异中来也自惊群。  草深直下无寻处。  触着轻轻祸到门。

曹洞机(汾阳)

(十五)楼阁千家月。  江湖万里秋。  芦花无异色。

白鸟下汀洲。

宗旨(古德)

(十六)洞下门庭理事全。  白云岩下莫安眠。  纵饶枯木生花去。  反照荒郊不直钱。

古德分三种功勋(新增)

正位一色

无影林中鸟不栖。  空阶密密向边迟。  寒岩荒草何曾绿。  正坐堂堂失路迷。

大功一色

白牛雪里觅无踪。  功尽超然体浩融。  月影芦花天未晓。  灵苗任运剪春风。

今时一色

髑髅识尽勿多般。  狗口才开落二三。  日用光中须急荐。  青山只在白云间。

宏智四借颂

借功明位

(十七)苹末风休夜未央。  水天虚碧共秋光。  月船不犯东西岸。  须信篙人用意良。

借位明功

(十八)六户虚通路不迷。  太阳影里不当机。  纵横妙展无私化。  恰恰行从鸟道归。

借借不借借

(十九)识尽甘辛百草头。  鼻无绳索得优游。  不知有去成知有。  始信南泉唤作牛。

全超不借借

(二十)霜重风严景寂寥。  玉关金锁手慵敲。  寒松尽夜无虚籁。  老鹤移栖空月巢。

曹洞门庭

曹洞宗者。家风细密言行相应。随机利物。就语接人。看他来处。忽有偏中认正者。忽有正中认偏者。忽有兼带。忽同忽异。示以偏正五位。四宾主功勋五位。君臣五位。王子五位。内外绍等事。偏正五位者。正中偏者。体起用也。偏中正者。用归体也。兼中至。体用并至也。兼中到。体用俱泯也。四宾主。不同临济。主中宾。体中用也。宾中主。用中体也。宾中宾。用中用。头上安头也。主中主。物我双忘。人法俱泯。不涉正偏位也。功勋五位者。明参学功位至于非功位也。君臣五位者。明有为无为也。王子五位者。明内绍本自圆成。外绍有终有始也。大约曹洞家风。不过体用偏正宾主。以明向上一路。要见曹洞么。佛祖未生空劫外。正偏不落有无机。

要诀(山堂淳)

新丰一派荷玉分流。始因过水逢渠。妙见无情说法。当今不触。展手通玄。列五位正偏。分三种渗漏。夜明帘外。臣退位以朝君。古镜台前。子转身而就父。雪覆万年松径。夜半正明。云遮一带峰峦。天晓不露。道枢绵密。智域渊深。默照空劫已前。湛湛一壶风月。坐彻威音那畔。澄澄满目烟光。不萌枝上花开。无影树头凤舞。机丝不挂。个中双锁金针。文彩纵横里许暗穿玉线。双明唱起。交锋处知有天然。兼带忽来枯木上。须能作主不存正位。那守大功。及尽今时。宁容尊贵。截断情尘见网。掣开金锁玄关。妙协全开。历历髅中混迹。平怀常实。明明炭里藏身。卷舒不落功勋。来去了为变易。欲使异苗蕃茂。贵在深固灵根。若非柴石野人。争见新丰曲子(柴石野人浮山圆鉴之别号也)。

古德纲宗颂

荆棘丛生三二五。  烟云罩径孰能寻。  乌鸡冒雨冲阳焰。  赤蝀穿楼和哑(哑当音厄笑语声。易曰笑言哑哑。赤蝀穿楼和哑音。此无语中有语也。人多作喑哑之哑非也)音。  广泽芦花藏雪密。  收纶钓艇弄湾深。  当轩黯黯无秦镜。  散发斜眉下翠岑。

宝镜三昧

如是之法。佛祖密付。汝今得之。宜善保护。银碗盛雪。明月藏鹭。髅之弗齐。混则知处。意不在言。来机亦赴。动成窠臼。差落顾伫。背触俱非。如大火聚。但形文彩。即属染污。夜半正明。天晓不露。为物作则。用拔诸苦。虽非有为。不是无语。如临宝镜形影相睹。汝不是渠。渠正是汝。如世婴儿五相完具。不去不来不起不住。婆婆和和有句无句。终不得物。语未正故。重离六爻。偏正回互。叠而为三。变尽成五。如荎草味。如金刚杵。正中妙挟敲唱双举。通宗通途。挟带挟路错然则吉。不可犯忤。天真而妙。不属迷悟。因缘时节寂然昭著。细入无间大绝方所。毫忽之差不应律吕。今有顿渐。缘立宗趣。宗趣分矣。即是规矩。通宗趣极真常流注。外寂中摇系驹伏鼠。先圣悲之为法檀度。随其颠倒。以缁为素。颠倒想灭肯心自许。要合古辙。请观前古。佛道垂成。十劫观树。如虎之缺。如马之馵。以有下劣。宝几珍御。以有惊异。狸奴白牯羿以巧力。射中百步。箭锋相直。巧力何预。木人方歌。石女起舞。非情识到。宁容思虑。臣奉于君。子顺于父。不顺非孝。不奉非辅。潜行密用如愚若鲁。但能相续名主中主。

人天眼目卷之三终



 

工信部备案

粤ICP备110740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