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totopgototop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color
  • cyan color
  • red color
X37n0665 遗教经补注 (一卷) 【明 守遂注 了童补注】 打印

卍新纂续藏经 No. 665 遗教经补注

宋 守遂注 明 了童补注

1卷

No. 665-A 唐太宗文皇帝施行遗教经来

敕旨法者。 如来灭后。以末代浇浮。付嘱国王大臣。护持法。然尼出家。戒行须备。若纵情淫佚。触涂烦恼。关涉人间。动违经律。既失如来玄妙之旨。又亏国王受付之义。遗教经。是佛临 涅槃所说。诫勒弟子。甚为详要。末俗缁素。并不崇奉。大道将隐。微言且绝。永怀圣教。用思弘阐。宜令所司。差书手十人。多写经本。务尽施行。所须纸笔墨等。有司准给。其官宦五品已上。及诸州刺史。各付一卷。若见僧尼行业。与经文不同。宜公私劝勉。必使遵行(出文馆辞林第六百九十三卷)。

No. 665-B 宋真宗皇帝刊遗教经

夫道非远人。教本无类。虽蠢动之形各异。而常乐之性斯同。由爱欲之纷纶。致 轮回之增长。是以迦维之圣。出世而流慈。舍卫之区。随机而演法。既含灵而悉度。将顺俗以归真。犹于双树之间。普告 大乘之众。示五根之可戒。问四谛之所疑。期法奥之宣扬。俾众心而坚固。大悲之念。斯谓至乎。朕只嗣庆基。顾惭凉德。常遵先训。庶导秘诠。因览斯经。每怀钦奉。冀流通而有益。仍俾镂于方板。所期贻厥庶邦。凡在群伦。勉同归向云尔。

No. 665-C 重刊遗教经注解序

夫净法界中。本无出没。大悲愿力。示现受生。无说中而示说。无形处而现形。故有四十九年露布。三百余会葛藤。大概而论。不出于三。一曰经藏。诠于定故。玄寂不动。尘尘而净国纯真。灵鉴随缘。念念而佛身普应。二曰律藏。诠于戒故。拟心萌念。条条而早犯尸罗。绝虑忘思。段段而皆成规范。三曰论藏。诠于慧故。明明不昧。而森罗星象灿然。湛湛虚澄。而鳞甲羽毛弗暗。虽有三名。曾无三体。故考绳墨而立定门。即贯华而开律部。据优波提舍而为其论。即一而三。即三而一。三一互融。名秘密藏也。今兹遗教经。四十年已后而演也。虽曰修多罗。其实重示戒律。 世尊见诸弟子尸罗将倾。告诸众等。于我灭后。当珍敬波罗提木叉。是汝大师。若我住世无异此也。当知戒是正顺解脱之本。禅定智慧由此而生。是我佛最后垂范也。兹有奉佛弟子古鉴清明。传讲之时。见其注略。并字之昏小。不无三豕之讹。请余勾科补注。校正流通于世。余缁素不分。焉敢校补也。公再恳之。不得已而应命。稍述其科文。略补其缺漏。聊正其讹脱。及记其岁月云尔。

时万历丙戌仲春吉日钦依皇坛传讲紫衣沙门特赐金佛宝冠永祥禅师古灵了童述

佛遗教经注

明钦依皇坛传讲紫衣沙门特赐金佛宝冠

永祥禅师古灵了童补注

△将释此经疏科文分四。初释经题目。

佛遗教经

此一题之中。有人有法。有能有所。人法双题。能所合目。故曰佛遗教经。此是总标。向下别释。佛者。梵语佛陀。此云觉者。谓自觉觉他觉行圆满。故为佛也。遗者。我大世尊四十九年说法。对病根而施与良药。遗留后代。化利人天。故曰遗也。教者一大藏教。即经律论三藏也。经者。梵语修多罗。此云契经。谓契理合机之经也。是故佛即人也。遗教即法也。经之一字能诠之文。上三字所诠之义。是以人法双题。能所合目。故曰佛遗教经。

一名佛入涅槃略说教诫经。

谓佛为能入。涅槃为所入。涅槃者。涅而不生。槃而不灭。不生不灭。真常之极果也。略说者。对广说略也。教诫者。我大世尊婆心太切。谆谆而教诫也。

△二译经人时。

姚秦三藏法师鸠摩罗什奉诏译

姚秦。即东晋王也。姓姚名兴。为秦国王也。三藏者。此老师学通三藏。彻究五乘。道振华夷。 声闻朝野。故称此号。法师者。广博多闻。能持一切言辞章句。决定善知世出世间诸法生灭之相。得禅定智慧。于诸经法随顺无诤。不增不损。如所说行。故曰法师。又法师者。以正法施于天上人间。普遍微尘刹海。故曰法师。梵语鸠摩罗什。此云童寿。谓童年而有耆德也。奉秦王诏翻译此经也。翻梵成华曰译。

△三注述名号。

宋郧郊凤山兰若嗣祖沙门守遂注。

郧郊者。即湖广郧阳府是也。凤山者。就形得名。此山似凤。又即山名也。兰若者即梵语。此云寂静处。嗣祖者。言其老师绍续佛祖之位也。沙门者即梵语。此云勤息。勤修戒定慧。息灭贪嗔痴。故号为沙门。上守下遂。是老师之名。注者。言边有主曰注。又分文析义曰注也。

△四释经本文三。初序分三。初序始度。

释迦牟尼佛。

梵语。此云能仁寂默。谓能仁者。视四生如一子。悲含同体之心。观 三界亦同仁。慈启无缘之化。寂默者。谓其体也寂默无为。其用也灵明不昧。故曰释迦牟尼。佛者十号中之一号也。

初转法轮。

即三转四谛法轮也。三转者。谓示相转。此是苦。逼迫性。此是集。招感性。此是灭。可证性。此是道。可修性。劝修转。此是苦。汝应知。此是集。汝应断。此是灭。汝应证。此是道。汝应修。作证转。此是苦。我已知。此是集。我已断。此是灭。我已证。此是道。我已修。

度阿若憍陈如。

此有五人。父族三人。一阿湿婆。二跋提。三摩诃男。母族二人。一憍陈如。二 十力迦叶。共五人也。阿若名也。此云无知。非无所知。乃是知无耳。憍陈如姓。此云火器。其先祖事火。从此命族也。

△二序终度。

最后说法。度须跋陀罗。

我大世尊说法四十九年。将收玄唱。最后垂范也。须跋陀罗梵语。此云好贤。唐言善贤。泥洹经云。须跋陀罗聪明多智。诵四毗陀经。一切书论无不通达。为一切人之所崇敬。闻佛涅槃。方往佛所。闻八圣道。心意开解。遂得初果。从佛出家也。

所应度者。皆已度讫。

言所应度者。亦有不应度者。何以故。谓四众人等。因缘已熟。一闻其法。即证其果。皆已度讫。而城东老母等。与佛同生一处。佛不能化其为善也。

△三示灭发起。

于娑罗双树间。将入涅槃。

此树有四双八只。四荣四枯。谓四荣。表常乐我净。四枯。表苦无我无常也。世尊入灭之时。八树皆变为白。亦名为鹤林也。将入涅槃者。将者。且然未毕之时。将灭度而未灭度也。

是时中夜寂然无声。为诸弟子略说法要。

谓中夜。表中道妙理。寂然不动。无声无色。不妨感而遂通。出世度生。无缘不应。灭与不灭。皆方便焉。示灭化仪。佛佛皆尔。叮咛付嘱。表悲愿之不穷。在昔如来四十九年。三百余会。始从鹿野苑。终至跋提河。一大事因缘已毕。于此略说法要。为后人之纪纲耳。

○已上序分竟。

△二正宗分十九。初重演戒法四。初重戒如师。

汝等比丘。于我灭后。当尊重珍敬波罗提木叉。

宋云别解脱。身口七支。各别防非。即具足戒也。

如闇遇明。贫人得宝。当知此则是汝等大师。若我住世。无异此也。

重戒如佛。佛常在焉。

△二因戒邪命。

持净戒者。不得贩卖贸易。安置田宅。畜养人民奴婢畜生。一切种植。及诸财宝。皆当远离。如避火坑。

营求世利。业火加薪。志存无为。戒珠绝类。

不得斩伐草木。垦土掘地。合和汤药。占相吉凶。仰观星宿。推步盈虚。

即是推算步量天地之盈虚。故曰推步盈虚。又云推步即俯察地理。盈虚即仰观天文也。

历数算计。皆所不应。节身时食。清净自活。

草系鹅珠。弃命守戒。草系者。有一比丘。被贼劫财。缚于草上。数日不敢动。恐害其青草。故曰草系。鹅珠者。有一僧化饭。至一施主家。其家有一金珠。僧见被鹅吞珠入腹。施主寻珠不见。只见一僧。定是这僧偷了。打骂不堪。忽报鹅死矣。僧曰且止休打。我见金珠被鹅食了。可以取之。主曰何不早说。僧曰恐害其命。故不敢说。今既死矣。方才说耳。古既如是。今何不然。术数休咎。邪命之习。非清净也。

不得参预世事。通致使命。咒术仙药。结好贵人。亲厚媟嫚。皆不应作。

媟音泄。嫚音慢。

○通使咒药。背涅槃道。结贵亲嫚。顺 生死流。

当自端心正念求度。

端心正念。彼岸非遥。

不得包藏瑕疪。显异惑众。

内不隐覆小失。发露自新。外不显炫非真。滥膺恭敬。

于四供养。知量知足。

衣服卧具。身外无余。饮食医药。乞求知足。

趣得供事。不应畜积。

长余不积。旅泊无累。

△三略说戒本。

此则略说持戒之相。戒是正顺解脱之本。故名波罗提木叉。

结略戒相。持者正顺解脱。犯者正顺烦恼。开遮持犯。具诸律部。大圣略嘱。务要遵行。

△四戒生定慧。

依因此戒。得生诸禅定。及灭苦智慧。是故比丘。当持净戒。勿令毁缺。若人能持净戒。是则能有善法。若无净戒。诸善功德皆不得生。是以当知戒为第一安隐功德住处。

因戒生定。因定生慧。一代时教。唯此三法。无不该尽。 众生无始无明。业惑重障。以此三法圆具。则应念消落。一切善法功德。应念于此建立者也。

△二慎护根门三。初结前启后。

汝等比丘。已能住戒。当制五根。勿令放逸。入于 五欲

△二法喻并明。

譬如牧牛之人。执杖视之。不令纵逸犯人苗稼。若纵五根。非唯五欲。将无涯畔。不可制也。

前是因事立戒。防非止恶。今明慎护根门。常须管带。如马祖问石巩云汝作何务。巩云牧牛。祖云如何牧。巩云鼻索常在手。一回落草去。把鼻拽将来。祖云如是如是。

亦如恶马不以辔制将当牵人坠于坑陷。

辔音媲马缰也。

○意马难调。戒为辔勒。

如被劫害。苦止一世。五根贼祸。殃及累世。为害甚重。不可不慎。

人命世财。苦唯现世。慧命法财。贫苦永劫。轻重霄坏。得不慎耶。

是故智者制而不随。持之如贼。不令纵逸。

持心正观。根境本空。物我皆如攀缘何起。

假令纵之。皆亦不久见其磨灭。

妄情不真。须臾变灭。

此五根者。心为其主。是故汝等当好制心。

五根虚妄。妄识为宰。欲制妄宰。止观双行。

心之可畏。甚于毒蛇恶兽怨贼。大火越逸。未足喻也。

世间毒恶未可喻者。盖能害法身慧命故也。

譬如有人手执蜜器。动转轻躁。但观于蜜。不见深坑。

妄心妄境。味着弥坚。地狱深坑。躁动不觉。

又如狂象无钩。猿猴得树。腾跃踔踯。难可禁制。当急挫之。无令放逸。

狂象心猿。戒为钩锁。

纵此心者。丧人善事。制之一处。无事不办。

一念不生。诸缘顿息。

△三总结勤伏。

是故比丘。当勤精进。折伏汝心。

知心本空。当勤折伏。了境常寂。精进无疲。

△三受食勿增四。初正食。

汝等比丘。受诸饮食当如服药。于好于恶。勿生增减。趣得支身。以除饥渴。

药因治病。食以充饥。好不生贪。恶不生恚。但支身行道而已。复何增减乎。

△二喻明。

如蜂采花。但取其味。不损色香。

蜂虽采花。花亦结果。

△三法合。

比丘亦尔。受人供养。趣自除恼。无得多求。坏其善心。

多求则令他生恼。生恼则善心退没。

△四喻结。

譬如智者。筹量牛力所堪多少。不令过分以竭其力。

忖己德行而筹量。防心离过而无竭。

△四习善勿失三。初书夜习。

汝等比丘。昼则勤心修习善法。无令失时。初夜后夜。亦勿有废。中夜诵经。以自消息。

昼三时。夜三时。似海之潮。应不失时。初后夜表二边。中夜分表中道。三观相续。如鸡抱卵。那分昼夜。

△二戒睡眠。

无以睡眠因缘。令一生空过。无所得也。当念无常之火。烧诸世间。早求自度。勿睡眠也。诸烦恼贼。常伺杀人。甚于怨家。安可睡眠。不自警寤。烦恼毒蛇。睡在汝心。譬如黑蚖在汝室睡。当以持戒之钩。早并除之。睡蛇既出。乃可安眠。不出而眠。是无惭人。

盖覆真性。增长无明。由睡眠之过患。是无惭愧也。昔者阿那律陀。是佛堂弟。白饭王之子。出家之后。多乐睡眠。如来呵云。咄咄胡为寐。螺蛳蚌蛤类。一睡一千年。不闻佛名字。既闻佛呵。涕泣自责。七日不眠。遂失双目。佛令修乐见照明金刚三昧。乃得天眼。故知先佛严戒。委曲重宣。苦口垂慈。诚不可忽。

△三结惭愧。

惭耻之服。于诸庄严最为第一。惭如铁钩。能制人非法。是故比丘。常当惭耻。无得暂替。若离惭耻。则失诸功德。有愧之人。则有善法。若无愧者。与诸禽兽无相异也。

六道之中。可以整心虑。趣菩提。唯人道为能耳。人而不为。是谓无惭愧也。惭愧若具足。法身之衣服。岂可无惭无愧。乐着睡眠。不进道乎。惭者内自悔责。愧者发露自新。岂不美哉。

△五忍行超戒三。初忍害勿嗔。

汝等比丘。若有人来节节支解。

经云。佛言我于五百世。作忍辱仙人。被歌利王割截身体。节节支解时。若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应生嗔恨。尔时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不生嗔恨。

当自摄心无令嗔恨。亦当护口勿出恶言。若纵恚心。则自妨道。失功德利。忍之为德。持戒苦行所不能及。能行忍者。乃可名为有力大人。若其不能欢喜忍受恶骂之毒如饮甘露者。不名入道智慧人也。

智慧明。则彼己不二。彼己不二。则美恶齐止。美恶齐止。则怨亲等观。怨亲等观。则苦乐无寄。傅大士云。忍心如幻梦。辱境若龟毛。常能作此观。逢难转坚牢。诚哉是言也。

△二征释防护。

所以者何。嗔恚之害。则破诸善法。坏好名闻。今世后世。人不喜见。当知嗔心甚于猛火。常当防护。勿令得入。劫功德贼。无过嗔恚。白衣受欲。非行道人。无法自制。嗔犹可恕。出家行道无欲之人。而怀嗔恚。甚不可也。

广明嗔之患害如此。皆因我见执着。迷不知返故也。一念嗔心。起百万障门。开为烦恼之根。是三涂之火。俗谛可恕。出世佛子。可不慎欤。可不慎欤。

△三举喻双结。

譬如清冷云中。霹雳起火。非所应也。

持戒如冰霜。洁白而无染。嗔火如霹雳。何得而清凉。所谓水火不同器。寒暑不同时也。

△六正命乞食二。初执钵顺仪。

汝等比丘。当自摩头。以舍饰好。着坏色衣。执持应器。以乞自活。

坏衣持钵。顺佛律仪。乞食资身。是为正命。

△二伏憍入理。

自见如是。若起憍慢。当疾灭之。增长憍慢。尚非世俗白衣所宜。何况出家入道之人。为解脱故。自降其身而行乞耶。

折伏憍慢。入如来家。谦下身心。顺解脱理。

△七直心行道二。初曲直并明。

汝等比丘。谄曲之心。与道相违。是故宜应质直其心。当知谄曲。但为欺诳。入道之人。则无是处。

△二结正为本。

是故汝等。宜应端心。以质直为本。

谄曲多欺诈。直心是道场。

△八少欲成功二。初多少并明。

汝等比丘。当知多欲之人。多求利故。苦恼亦多。少欲之人。无求无欲。则无此患。

有求皆苦。无欲何忧。

△二少欲利益。

直尔少欲。尚应修习。何况少欲能生诸功德。少欲之人。则无谄曲以求人意。亦复不为诸根所牵。行少欲者。心则坦然。无所忧畏。触事有余。常无不足。有少欲者。则有涅槃。是名少欲。

少欲一法。功德如此。直修少欲。别无功德。尚可修习。况与解脱涅槃相应乎。

△九知足清乐二。初脱苦获安。

汝等比丘。若欲脱诸苦恼。当观知足。知足之法。即是富乐安隐之处。

△二足不足互明。

知足之人。虽卧地上。犹为安乐。不知足者。虽处天堂。亦不称意。不知足者虽富而贫。知足之人虽贫而富。不知足者常为五欲所牵。为知足者之所怜愍。是名知足。

知足则心绝希冀。清乐有余。不知足者。贪爱转增。苦轮难息。

△十寂静离众三。初静处天钦。

汝等比丘。欲求寂静无为安乐。当离愦闹。独处闲居。

愦古对切。闹奴孝切。

○心境静寂。孤然乃则。

静处之人。帝释诸天所共敬重。

如善现尊者。宴坐岩间。释天雨华之类。事迹非一。

△二法喻并明。

是故当舍己众他众。

自他徒众皆舍。

空闲独处。思灭苦本。

安住涅槃。

若乐众者。则受众恼。譬如大树。众鸟集之。则有枯折之患。世间缚着。没于众苦。

众者事理有二义。事则愦闹也。理者。已谓 五蕴为众。他谓一切烦恼为众。迷执五蕴。聚集烦恼。没于生死。故当远离身心见也。永嘉云。若见山忘道。则森罗眩目。音声聒耳。虽山林独处。何由静也。若见道忘山。则城隍闹市。心境翛然。万法本闲。而人自闹。回光返照。触处皆渠。无一法可当情。亦无一法可容情者。得无所离。即除诸幻耳。

△三单喻总结。

譬如老象溺泥。不能自出。是名远离。

乐众心为累。远离行当修。

△十一勤行不懈二。初勤行法喻。

汝等比丘。若勤精进。则事无难者。

勤行精进。佛果可期。

是故汝等当勤精进。譬如小水常流。则能穿石。

△二懈废法喻。

若行者之心。数数懈废。譬如钻火。未热而息。虽欲得火。火难可得。是名精进。

木中火性。是火正因。若不加功藉缘。火终难得。若加功不已。如水性柔弱。亦有穿石之期。比况勤懈之得失如此。宜勉励焉。

△十二正念遣三。初正念去贼。

汝等比丘。求善知识。求善护助。无如不忘念。

无忘之念。资正定故。夫烦恼出于妄情。观察法理以遣之。初观之时。见理未明。心不住理。要须念力。然后得观。念以不忘为用。正心念法。审其善恶。善者增而不灭。恶者灭而不生。

若有不忘念者。诸烦恼贼则不能入。

正念不忘。烦恼不生。

△二诫勉勿失。

是故汝等。常当摄念在心。若失念者。则失诸功德。若念力坚强。虽入五欲贼中。不为所害。

内若不动。外不能乱。

△三以喻结正。

譬如着铠入阵。则无所畏。是名不忘念。

正念常存。魔军克殄。

△十三摄心知幻三。初定心知灭。

汝等比丘。若摄心者。心则在定。心在定故。能知世间生灭法相。

定水澄淳。森罗影现。

△二诫行不散。

是故比丘。常当精进修习诸定。

随机浅深。大小诸定。皆当修习。

若得定者。心则不散。

散心渐止。随顺定门。

△三法喻双结。

譬如惜水之家。善治堤塘。行者亦尔。为智慧水故。善修禅定。令不漏失。是名为定。

若无定力。干慧不免苦轮。定能资慧故。古云。 菩萨清凉月。常游毕竟空。众生心水净。菩提影现中。若水浊器破。则月影不现耳。

△十四智慧除恼四。初去贪解脱。

汝等比丘。若有智慧。则无贪着。常自省察。不令有失。

智为前导。不可暂阙。

是则于我法中能得解脱。

无慧名缚。有慧名解。

△二二名俱失。

若不尔者。既非道人。又非白衣。无所名也。

心与形乖。二名俱失。

△三智之利益。

实智慧者。则是度老病死海坚牢船也。

般若实智。能度苦海。

亦是无明黑暗大明灯也。

无明大夜。智灯能照。

一切病者之良药也。

三毒重病。智慧能治。

伐烦恼树之利斧也。

烦恼根株。智刃能伐。

是故汝等。当以闻思修慧而自增益。

从闻思修。渐次增益。入三摩地。

△四总结成慧。

若人有智慧之照。虽是肉眼。而是明见人也。是为智慧。

肉眼廓照。无明永灭。智慧之力也。故名明见之人。

△十五戏论妨道二。初标。

汝等比丘。若种种戏论。其心则乱。虽复出家。犹未得脱。

语默动静。乖于轨则。能令心乱。违解脱理。

△二结。

是故比丘。当急舍离乱心戏论。若汝欲得寂灭乐者。唯当善灭戏论之患。是名不戏论。

若灭戏论虚妄分别。涅槃之乐可庶几乎。

△十六端心去逸三。初诫离怨。

汝等比丘。于诸功德。常当一心。舍诸放逸。

放荡狂逸。

如离怨贼。大悲世尊所说利益。皆已究竟。

△二诫勤行。

汝等但当勤而行之。

大悲方便。分别说三。究竟涅槃。唯一乘道。

若于山间。若空泽中。若在树下。闲处静室。念所受法。

随力所受。思惟修习。

勿令忘失。常当自勉。精进修之。

勉励精进。防退失焉。

无为空死。后致有悔。

生死流浪。后悔何益。

△三二喻结。

我如良医。知病说药。服与不服。非医咎也。

佛说法药。治烦恼病。闻不信服。非佛咎也。

又如善导。导人善道。闻之不行。非导过也。

佛为大导师。引导众生。令至涅槃正道。不信不行。是谁之过欤。

△十七诫疑重问。

汝等若于苦等四谛有所疑者。可疾问之。无得怀疑不求决也。

四谛法中。有疑未决。我当决之。

尔时世尊如是三唱。人无问者。

众默不问。

所以者何。

征也。

众无疑故。

释不问之意。

△十八替对伸演三。初四谛无变。

时阿[少/兔]楼驮观察众心。

[少/兔]奴候切。

○即阿那律陀。梵音小异。宋云无灭。以天眼观察众意。

而白佛言。世尊。月可令热。日可令冷。佛说四谛。不可令异。

水火之性。可令无定。佛语真实。决定不虚。

佛说苦谛实苦。不可令乐。

苦是世俗果。谛当审实。决定无乐。

集真是因。更无异因。

集是世俗因。集诸不善业也。决定是招苦之因。

苦若灭者。即是因灭。

诸苦所因。贪欲为本。若灭贪欲。无所依止。

因灭故果灭。灭苦之道。实是真道。更无余道。

灭谛出世真果。即涅槃也。道谛即断烦恼出世真因。无别道也。

世尊。是诸比丘。于四谛中决定无疑。

△二三根不等。

于此众中。若所作未办者。见佛灭度。当有悲感。

未证无生忍。不了法身常住尔。

若有初入法者。闻佛所说。即皆得度。

亲闻佛诲。无不蒙益。

譬如夜见电光。即得见道。

暂得心开。未能究竟。

若所作已办。已度苦海者。但作是念。世尊灭度。一何疾哉。

自虽已度。愍未度故。作念兴叹。

△三经家序结。

阿[少/兔]楼驮虽说此语。众中皆悉了达 四圣谛义。世尊欲令此诸大众皆得坚固。以大悲心复为众说。

未彻未办。闻佛灭度。或生退没。末后殷勤。委曲慰喻。

△十九诫勉勿悲二。初生毕有灭。

汝等比丘。勿怀悲恼。若我住世一劫。会亦当灭。会而不离。终不可得。

缘起之法。固不可留。

△二二利俱备。

自利利人。法皆具足。

积万行。成万德。演教海。利群机。兼济之道。悉具备矣。

若我久住。更无所益。

佛久住。则众生不起难遭想。不种善根。贪着五欲。不求出苦。故佛示灭耳。

应可度者。若天上人间。皆悉已度。

成道四十九载。应度度毕无余。

其未度者。皆亦已作得度因缘。

清净法眼。戒定慧藏。内则付嘱摩诃迦叶诸大弟子。外则付嘱国王大臣。令慧命不断。为得度因缘耳。

○已上正宗分竟。

△三流通分二。初嘱累流通五。初展转不息。

自今已后。我诸弟子展转行之。则是如来法身常在。而不灭也。

世尊嘱累。行之不绝。则法身常存焉。

△二叹世无常。

是故当知世皆无常。会必有离。勿怀忧恼。世相如是。

迁流不住曰世。形质可状曰相。应会示生。宁无灭乎。

△三以智烁幻。

当勤精进。早求解脱。以智慧明。灭诸痴闇。

勤精进而智慧明。痴闇灭则脱诸苦。

世实危脆。无牢强者。

脆音翠。

○有为虚假。今昔皆然。

△四示灭除恶。

我今得灭。如除恶病。此是应舍罪恶之物。假名为身。没在老病生死大海。

佛身无为。示同有为。欲令众生知身过患。早悟法身也。

△五结智人喜。

何有智者得除灭之。如杀怨贼。而不欢喜。

身为苦本。众苦所依。众生妄执为实。不求出离。大圣知生死皆幻。示生死而化物。

△二劝勉流通二。初勤出无常。

汝等比丘。常当一心勤求出道。

涅槃正道。

一切世间动不动法。皆是败坏不安之相。

欲界六天为动法。色无色二界。寿命劫数长久。外道计以为常。名不动法。

△二诫止遗范。

汝等且止。勿得复语。时将欲过。我欲灭度。是我最后之所教诲。

应会时节。宁容久留。最后垂范。付嘱斯在。化仪舒卷。情谓杳亡。方便门中。那无指注。法华会上金口亲宣云。为度众生故。方便现涅槃。广如寿量品。其知此者。则灵山一会俨然未散矣。岂不韪欤。若谓不然。谅非吾道。何也。欲得不招无间业。莫谤如来正法轮。

佛遗教经注(终)

No. 665-D

尝考传灯世谱。载大鉴下青原派曹洞宗第十三世守遂禅师。所注四十二章经。遗教经。并了童禅师补较。我慈圣宣文明肃皇太后刊板。在金台西直门里迤南永祥寺。适海盐广磐刘宰官讳祖钖号念崧。系云栖莲大师高足。秉教念佛。行敦孝义。历官光禄。于崇祯四年辛未八月二十六日舟次东昌。借一味禅院震宇法师藏本四十二章经注。手写携归。迨崇祯九年丙子十月之八日。借本邑沈广冠居士藏本遗教经注。仍以手写。与东昌所钞得成合璧。庆快示余。捧读注语。直指彰显。如佛诫来。其正文对云栖刻本。字句多异同。而义实胜。因忆莲大师跋云。二经实末法救病之良药。一是圣教流入震旦之始也。今以其言近。僧不持诵。师不讲演。要知不专近。有远者。人自不察也。一是如来入灭最后要语。喻世人所谓遗嘱也。子孙昧祖宗创始之来源。是忘本也。子孙背父母之遗嘱。是不孝也。为僧者胡不思也。并颂念崧寿逾六旬。诚心手书。且愿重刻以广其传。真善述莲大师志意者也。余亦愿效一臂乐成之。敢曰随力裁因耶。且纪诸善知识展转劝发缘起。以告见闻者。幸毋忽。

时即崇祯丙子腊八日弟子通灯敬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