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totopgototop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color
  • cyan color
  • red color
X62n1212 测海集节钞 (一卷) 【清 彭绍升著 弟子节钞】 打印

卍新纂续藏经 No. 1212 测海集节钞

清 彭绍升着 弟子节钞

1卷

测海集节钞

际清彭绍升着

私淑弟子节钞

列朝圣德诗七篇。每篇数章。今录一章。是   世宗圣德篇中语。

有曜。睿作圣也   世宗明以制事。严以治官。宽以得众。敬天勤政。罔或宴息。委任贤能。庶务就理。气志清明。用能默契道原。路登圣域也(第五篇)。

罔盘于田。罔逸于寝。渊默以居。孰窥其朕。乃游义海。乃彻法源。溥博无涯。孰知其然。

思贤咏百六十首。今录十余首。

修撰蒋超虎臣(江南金坛人顺治四年进士)

虎臣性淡泊。断荤血。好方外交。居京师时。参大博和尚。一日入朝。闻唱道声。豁然有省。诣大博呈解。大博征结再三。可之。寻官顺天学政。清慎得士心。秩满告归。过百泉。谒孙钟元。去之匡庐。造鹿门。遂达峨嵋。居伏虎寺。已而得疾。为书别亲友。端坐吟诗而逝。翼日有胡生者。遇诸山椒。频呼蒋先生。不应。及入寺。知虎臣已死。则大惊。

积雪闭阴崖。狼籍虎豹迹。谁能脱轩冕。来此卧磐石。偶饮赵州茶。还携葱岭舄。涧泉有遗音。泠泠漱寒碧。

学士曹本荣木欣(湖广黄冈人顺治六年进士)

木欣少好阳明王子书。及入翰林。得馆师胡此庵激发。退而深思一年。豁然有省。迁司业。以正学为六馆倡。顺治九年冬十月。应 诏言事 报闻。十二年四月举行日讲。词臣七人充日讲官。木欣与焉。迁左庶子。十四年九月。肇举经筵。以木欣充经筵讲官。迁国史院侍读学士。以疾乞归。卒于扬州。临卒。起。沐浴正衣冠。视日影方中。危坐而逝(节录)。

明主贵劝学。广益由虚衷。一言端治本。四海熏王风。覃思缅遗矩。责难昭靖共。观化一何遽。危坐日方中。

少詹事耿介介石(河南登封人顺治八年进士)

介石为人清鲠。践履笃实。顺治中。官检讨。出为福建巡海道。恩信大行。康熙元年。转江西湖东道。改直隶大名道。在官期年。清三百余案。丁母忧。从苏门孙征君游。阐明正学。复嵩阳书院以造士。二十五年。汤孔伯掌詹事府 召入为少詹事。并辅导 皇太子。为执政所嫉。假归。仍主嵩阳。讲学不辍。尝与孔伯书。以为道本中庸。作不得一些聪明。执不得一些意见。逞不得一些精采。孔伯以其言为然(节录)。

介石砥儒行。到处流仁声。归来一瓢饮。绝世怀群英。灵凤不隐世。翩然众鸟惊。同心两暌隔。寂寞山盟。

推官窦可权云明(河南河内人顺治九年进士)

顺治中。云明为汾州推官。除暴惠良。人称之曰窦。行部过沁州。州守怀金十镒。夜视寝。潜置床下。云明觉之。召守还其金。其属有升秩者。大吏挟其阴事以要赂。云明持不可。遂劾云明罢之。去官日。汾人念其贫。争献钱帛。不受。自汾至[革*同]鞮数百里。送者执香花夹道旁。有泣下者。归。筑室奉亲以老。云明少时。遇群儿戏。尝独危坐。袖手观之。人以是觇其器焉。

直道天所命。瓠落非吾忧。焚香拜活佛。戒律森高秋。别泪洒长路。清风引归辀。群儿空见吓。一笑青山头。

督捕徐越山琢(江南山阳人顺治六年进士)

昔   世祖朝。惩明之敝 敕责臣下沽名市恩。令对状。诸臣辄惶恐引罪。山琢官御史。上言。诸臣精神智虑。但保功名。每奉 敕回奏。侥幸无事。推其初心。有不尽然者。畏惧之念。转为推诿。万几丛集。专恃独断。所关治忽非浅。请召对大小臣工。并许反覆指陈。宽好名之禁。以厉中材。留死徙之刑。以处大慝。天下幸甚(节录)。

龙德利正中。下交而道泰。徐君发苦口。言践刬陋隘。治河同斯理。下壅则旁溃。大智讲疏瀹。到海得无害。

尚书汤斌孔伯(河南睢阳人顺治九年进士谥文正)

孔伯正色立朝。始终一节。忠主庇民。死生以之。顺治中。由翰林检讨。出为潼关兵备道。康熙十七年。以博学宏儒。征授翰林侍讲。官至礼部尚书。二十六年九月。改工部尚书。十月。以疾卒。临终。诫子溥曰。汝辈须养乍见孺子入井之心。令时时发见。全体浑然。可达天德。若徒袭取于外。终为乡原无益也。其学兼通朱陆。得苏门孙氏之传。乾隆元年。追赐今谥。

汤公邃儒修。忠信洞万物。一夫愧推沟。莘野此其匹。耽耽竟何为。绰绰保终吉。肫然岁寒心。时至落其实。

知县许定升升年(江南长洲人顺治十一年副贡生)

康熙中。升年官禹城知县。始至。问民疾苦。煦煦如家人。县有桀黠奴。恃主人威横乡里。升年杖毙之。尸诸道。民歌之曰。 菩萨变金刚。犯者弃道旁。核县中丁籍。减去老弱二千有奇。以省徭役。暇辄治药施病人。每视事。病者绕案诉所苦。咸予善药去。三年。县以大治。苏人韩元少。为作禹城行详其事。

金刚与菩萨。一体无两心。于菟落其愧。仁鸟喧春林。能为病者药。乃使呻者吟。千秋禹城行。可谱云和琴。

左都御史沈近思位山(浙江钱塘人康熙三十九年进士谥端恪)

位山年十岁。从师学。辄疑仁是何物。既长。读程朱书。澹然有得。深信力行。践履日笃。擢左都御史。卒于位。生平论学。诵法当湖陆清献公。其言论施设。亦仿佛似之(节录)。

渺志测元始。潜渊茂灵根。灵根挺霜骨。正直排天门。披腹抒远虑。和羹奉明恩。景行未寥阔。当湖荐芳荪。

尚书孙嘉淦锡仁(山西兴县人康熙五十二年进士谥文定)

乾隆元年。擢左都御史。上疏论三习一獘。略言人君耳习于所闻。则喜谀而恶直。目习于所见。则喜柔而恶刚。心习于所是。则喜从而恶违。自是之根不拔。则机伏于微。而势成于不可反。黑白可以转色。东西可以易位。臣愿皇上。时时事事。常存不敢自是之心。引文王望道未见孔子可以无大过为喻 上嘉纳之。奇气激忠肝。排云自倾写。良哉诤臣风 君相共陶冶。一雨被苍生。四海诵司马优昙不时开。望古泪盈把。

总督于成龙北溟(山西永宁人谥清端)

康熙二十年。总督江南江西。日食粗粝。佐以菜。年饥屑糠杂米为粥。举家食之。客至亦以进。谓曰。如法行之。可得留余以账饥民也。晚岁或有以蜚语 闻者。北溟心动。时熊文端罢相居江宁。一日过文端舍。坐梧桐树下。语及之。文端曰。公亦虑此耶。大丈夫勘得透时。虽 生死不可易。何况其他。北溟曰。先生言是也。其明年。乞休弗许。再过文端。有忧色。文端厉声曰。遂忘梧桐树下语耶。未几卒于官。

于公令罗城。抚猺若抚子。及夫守武黄。缚贼犹缚豕。开府亦寻常。食菜味逾旨。侧侧梧桐风。商兑方有喜。

光禄少卿杨馝静山(奉 天人隶正黄旗)

康熙中。静山官固安。调宛平 圣祖巡畿南。过固安。老幼争乞留静山 圣祖曰。别与汝固安一好官。何如。一女子曰。何不别以好官予宛平耶 圣祖大笑。以为诚。许食知州俸。知固安县(节录)。

好官若珍珠。得者惧或夺。谁能仅如伤。太息此无褐。春榆映檐低。秋水冲渠活。迢迢闇昧区。天日一朝豁。

光禄卿沈起元子大(江南太仓人康熙六十年进士)

晚而好易。述孔义集说。论学兼通朱陆。病中手钞明道先生语录。语其友曰。平生学力无住手处。年来日夕。检点身心。仰不愧。俯不怍。或庶几焉。及卒。无他言。菽粟本常味。活人以为功。时复遇饥馑。出手苏疲癃。诚求亦有要。衾影流清风。洛川一卷书。观化无始终。

征士孙奇逢启泰(直隶容城人明万历中举人)

启泰当天启中。周旋东林党人。以节概闻天下。后日益韬晦。其学宗阳明而归本于慎独。先居五公山。既渡河。止苏门。入本朝。屡却 征命。率众躬耕。习三代之礼。人无贤愚。导以为善。远近莫不向风。卒年九十二。

惊涛无静鳞。烈风无休枝。达人蜕万物。来往不可羁。守一眇闻见。善诱无町畦。默吹揖让风。开兹太平期。

征士李颙中孚(陕西[埶/皿]屋人)

中孚之学。以致良知为宗。默坐澄心。改过迁善。常若不及。客江东。为后辈讲学。往往发人深痛。康熙中。大吏荐于 朝。欲强起之。以病固辞。至拔刀自刺。于是谢学者。辟土室以居老焉。

先生闭土室。沉冥邂世名。天光发中夜。良知炯然明。完得子臣事。了无生死情。惟余长养风。到处怀群英。

处士谢文洊秋水(江南南丰人明季诸生)

秋水初学禅。静坐中洒然有得。已而笃志程朱。辟程山学舍。与诸学者。鞭迫近里。以畏天命一言为心法。时宁都易堂九子。以文章经济自名。及过程山讲学旬余。诸子并服秋水(节录)。

积翠锁危崖。披襟谈古易。何人善洗心。一往无留迹。身名谢飘风。吹啸空四壁。寻原路不歧。翘首天光白。

处士汪沨魏美(浙江钱唐人明崇正中举人)

魏美为人落落。与妻偕隐。好游诸名山。事三宜和尚谨。而不肯被服。曰。吾不忍儒门之空无人也。临终为五言诗一章。绝笔而逝。诗曰。大化无停轨。道术久殊辙。驻世守顽形。问途犹未彻。至人本神运。可会不可说。冰泮水还清。云开月方洁。一旦破樊笼。逍遥从此别。

魏美若野鹤。山水无定居。回顾杵臼闲。梅花粲穷庐。揽镜照华发。欲去仍踟蹰。樊笼一以破。脱然还太虚。

处士徐枋昭法(江南长洲人明崇正中诸生)

家贫。自遭丧乱。遁迹山中。布衣草履。终身不入城市。晚志道颇笃。时上灵岩。谒退翁和尚。问佛法。家贫绝粮。退翁馈之粟。受之。非退翁弗受也。汤文正屏车骑访之。不得见。太息而去。

灵岩一片月。秋霜写孤清。轩冕不敢窥。山僧共平生。食薇竟何怨。采菊还自荣。学海逝不息。悠悠终古情。

处士张光纬次民(江南无锡人明季诸生)

次民童年补诸生。明亡。哭于 文庙。弃诸生服。年五十余。妻子尽丧。读佛书。修念佛三昧。布衣蔬食。持优婆塞戒。一蚊一蚁。惟恐伤之。年七十余。将卒。为终制。自言无营无恋。无嗔恚烦恼。一心清净。时至便行。门人刻其所著书四卷。名净土剩言。

一恸谢儒服。回身拜金仙。谁知首阳薇。幻作东林莲。骨肉渺异世。香华度残年。临行了无取。月到天中圆。

处士毕奇紫岚(江南歙县人)

紫岚少阅金刚 般若经。归信大法。已而入马首山。遇异僧。教令参求向上。苦究五年。豁然大悟。游吴门。居支研德云庵。终日瞑坐。家人至。辄引避。子死亦不哭。遂老于庵中。着别传录数卷。慧辩无碍。切于为人。

瞥眼一尘飞。因缘幻三有。谁能豁本光。倾尽无明酒。春风黄独香。夜月蒲牢吼。挥手谢妻儿。人间了无偶。

处士邓元昌慕濂(江西赣州诸生)

慕濂年二十五。得宋五子书。始发愤向学。遂弃科举业。晚而所造益熟。尝有诗云。处处桃源处处津。不知谁是武陵人。从今懒向渔郎问。镇日窗前瞌睡频。

通怀了无吝。谈笑谐儿童。回顾庭户间。融融自春风。俯首缅遗册。精修激悲衷。桃花满溪水。源路谁能穷。

No. 1212-A 测海集叙

孔子曰。大哉尧之为君也。巍巍乎。唯天为大。唯尧则之。而古之颂尧者。曰不识不知。曰帝力何有。端木氏曰。吾终日戴天。不知天之高也。岂非然哉。岂非然哉。予幸生长治之世。蒙祖父之业。沐浴膏泽。咏歌太平。窃撰 本朝圣德诗七首。附以思贤咏百六十首。题曰测海集。夫海之不可测也。犹天之不可知也。测之奈何。亦曰不识不知而已矣。亦曰帝力何有而已矣今之歌尧者。犹古之歌尧者也。

乾隆四十四年夏四月朔彭绍升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