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totopgototop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color
  • cyan color
  • red color
X63n1220 达磨大师破相论 (一卷) 【梁 菩提达磨说】 打印

卍新纂续藏经 No. 1220 达磨大师破相论

梁 菩提达磨述

1卷

达磨大师破相论

论曰。若复有人。志求道者。当修何法。最为省要。

答曰。唯观心一法。总摄诸法。最为省要。

问曰。何一法能摄诸法。

答曰。心者万法之根本。一切诸法唯心所生。若能了心。则万法俱备。犹如大树所有枝条及诸花果。皆悉依根。栽树者存根而始生子。伐树者去根而必死。若了心修道。则少力而易成。不了心而修。费功而无益。故知一切善恶皆由自心。心外别求。终无是处。

问曰。云何观心称之为了。

答。 菩萨摩诃萨。行深 般若波罗蜜多时。了四大五阴本无我。了见自心起用。有二种差别。云何为二。一者净心。二者染心。此二种心法。亦自然本来俱有。虽假缘合。互相因待。净心恒乐。善因染体。常思恶业。若不受所染。则称之为圣。遂能远离诸苦。证 涅槃乐。若堕染心造业。受其缠覆。则名之为凡。沉沦 三界。受种种苦。何以故。由彼染心。障真如体。故十地经云。 众生身中。有金刚佛性。犹如日轮。体明圆满广大无边。只为五阴重云所覆。如瓶内灯光。不能显现。又涅槃经云。一切众生悉有佛性。无明覆故。不得解脱。佛性者即觉性也。但自觉觉他。觉知明了。则名解脱。故知一切诸善以觉为根。因其觉根。遂能显现诸功德树涅槃之果德。因此而成。如是观心。可名为了。

问。上说真如佛性一切功德因觉为根。未审无明之心。以何为根。

答。无明之心。虽有 八万四千烦恼情欲。及恒河沙众恶。皆因三毒。以为根本。其三毒者。贪嗔痴是也。此三毒心。自能具足一切诸恶。犹如大树。根虽是一。所生枝叶其数无边。彼三毒根。一一根中。生诸恶业。百千万亿。倍过于前。不可为喻。如是三毒心。于本体中。应现六根。亦名六贼。即六识也。由此六识。出入诸根。贪着万境。能成恶业。障真如体。故名六贼。一切众生由此三毒六贼。惑乱身心。沉没 生死 轮回六趣。受诸苦恼。由如江河。因小泉源。洎流不绝。乃能弥漫。波涛万里。若复有人断其本源。即众流皆息。求解脱者。能转三毒。为三聚净戒。转六贼为六波罗蜜。自然永离一切诸苦。

问。六趣三界广大无边。若唯观心。何由免无穷之苦。

答。三界业报。唯心所生。本若无心。于三界中。即出三界。其三界者。即三毒也。贪为欲界。嗔为色界。痴为无色界。故名三界。由此三毒。造业轻重。受报不同。分归六处。故名六趣。

问。云何轻重分之为六。

答。众生不了正因。迷心修善。未免三界。生三轻趣。云何三轻趣。所谓迷修十善。妄求快乐。未免贪界。生于天趣。迷持五戒。妄起爱憎。未免嗔界。生于人趣。迷执有为。信邪求福。未免痴界。生阿修罗趣。如是三类。名三轻趣。云何三重。所谓纵三毒心。唯造恶业。堕三重趣。若贪业重者。堕饿鬼趣。嗔业重者。堕地狱趣。痴业重者。堕畜生趣。如是二重。通前三轻。遂成六趣。故知一切苦业。由自心生。但能摄心。离诸邪恶三界六趣轮回之苦。自然消灭离苦。即得解脱。

问。如佛所说。我于三大阿祇劫。无量勤苦。方成佛道。云何今说。唯只观心制三毒。即名解脱。

答。佛所说言。无虚妄也。阿僧祇劫者。即三毒心也。胡言阿僧祇。汉名不可数。此三毒心。于中有恒沙恶念。于一一念中。皆为一劫。如是恒沙不可数也。故言三大阿僧祇。真如之性。既被三毒之所覆盖。若不超彼三大恒沙毒恶之心。云何名为解脱。今若能转贪嗔痴等三毒心。为三解脱。是则名为得度三大阿僧祇劫。末世众生。愚痴钝根。不解 如来三大阿僧祇秘密之说。遂言成佛尘劫未期。岂不疑误行人退菩提道。

问。菩萨摩诃萨由持三聚净戒。行六波罗蜜。方成佛道。今令学者唯只观心。不修戒行。云何成佛。

答。三聚净戒者。即制三毒心也。制三毒成无量善聚。聚者会也。无量善法普会于心。故名三聚净戒。六波罗蜜者。即净六根也。胡名波罗蜜。汉名达彼岸。以六根清净。不染六尘。即是度烦恼河。至菩提岸。故名六波罗蜜。

问。如经所说。三聚净戒者。誓断一切恶。誓修一切善。誓度一切众生。今者唯言制三毒心。岂不文义有乖也。

答。佛所说是真实语。菩萨摩诃萨于过去因中修行时。为对三毒。发三誓愿。持一切净戒。对于贪毒。誓断一切恶。常修一切善。对于嗔毒。誓度一切众生。故常修慧。对于痴毒。由持如是戒定慧等三种净法。故能超彼三毒成佛道也。诸恶消灭名为断。以能持三聚净戒。则诸善具足。名之为修。以能断恶修善。则万行成就。自它俱利。普济群生。故名解脱。则知所修戒行不离于心。若自心清净。则一切佛土皆悉清净。故经云。心垢则众生垢。心净则众生净。欲得佛土。当净其心。随其心净。则佛土净也。三聚净戒自然成就。

问。矣。如经所说。六波罗蜜者。亦名六度。所谓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今言六根清净。名波罗蜜者。若为通会。又六度者。其义如何。

答。欲修六度。当净六根。先降六贼。能舍眼贼。离诸色境。名为布施。能禁耳贼。于彼声尘。不令纵逸。名为持戒。能伏鼻贼。等诸香具。自在调柔。名为忍辱。能制口贼。不贪诸味。赞咏讲说。名为精进。能降身贼。于诸触欲。湛然不动。名为禅定。能调意贼。不顺无明。常修觉慧。名为智慧。六度者运也。六波罗蜜。喻若船筏。能运众生。达于彼岸。故名六度。

问。经云。释迦如来。为菩萨时。曾饮三斗六升乳糜。方成佛道。先因饮乳。后证佛果。岂唯观心得解脱也。

答。成佛如此。言无虚妄也。必因食乳。然始成佛。言食乳者。有二种。佛所食者。非是世间不净之乳。乃是清净法乳。三斗者。三聚净戒。六升者。六波罗蜜。成佛道时。由食如是清净法乳。方证佛果。若言如来食于世间和合不净牛膻腥乳。岂不谤误之甚。真如者。自是金刚不坏。无漏法身。永离世间一切诸苦。岂须如是不净之乳。以充饥渴。经所说。其牛不在高原。不在下湿。不食谷麦糠麸。不与[牛*孛]。牛同群。其牛身作紫磨金色。言牛者。毗卢舍那佛也。以大慈悲。怜愍一切。故于清净法体中。出如是三聚净戒六波罗蜜微妙法乳。养育一切求解脱者。如是真净之牛。清净之乳。非但如来饮之成道。一切众生若能饮者。皆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问。经中所说。佛令众生。修造伽蓝。铸写形像。烧香散花然灯。昼夜六时。绕塔行道。持斋礼拜。种种功德。皆成佛道。若唯观心。总摄诸行。说如是事。应虚空也。

答。佛所说经。有无量方便。以一切众生钝根狭劣。不悟甚深之义。所以假有为喻无为。若复不修内行。唯只外求。希望获福。无有是处。言伽蓝者。两。国梵语。此土翻为清净地也。若永除三毒。常净六根。身心湛然。内外清净。是名修伽蓝。铸写形像者。即是一切众生求佛道也。所为修诸觉行。仿像如来真容妙相。岂遣铸写金铜之所作也。是故求解脱者。以身为炉。以法为火。以智慧为巧匠。三聚净戒六波罗蜜以为模样。镕炼身中真如佛性。遍入一切戒律模中。如敬。奉行。一无漏缺。自然成就真容之像。所谓究竟常住微妙色身。非是有为败坏之法。若人求道。不解如是铸写真容。凭何辄言功德。烧香者。亦非世间有相之香。乃是无为正法之香也。薰诸臭秽无明恶业。悉令消灭。其正法香者。有其五种。一者戒香。所谓能断诸恶。能修诸善。二者定香。所谓深信 大乘。心无退转。三有。慧香。所谓常于身心。内自观察。四者解脱香。所谓能断一切无明结缚。五者解脱知见香。所谓观照常明。通达无碍。如是五种香。名为最上之香。世间无比。佛在世日。令诸弟子。以智慧火。烧如是无价珍香。供养十方诸佛。今时众生不解如来真实之义。唯将外火。烧世间沉檀。薰陆质碍之香。希望福报。云何得。散花者。义亦如是。所谓岂。说正法。诸功德花。饶益有情。散沾一切。于真如性。普施庄严。此功德花。佛所赞叹。究竟常住。无雕落期。若复有人。散如是花。获福无量。若言如来令众生。剪截缯彩。伤损草木。以为散花。无有是处。所以者何。持净戒者。于诸天地森罗万像。不令触犯。误犯者犹获大罪。况复今者故毁净戒。伤万物。求于福报。欲益返损。岂有是乎。又长明灯者。即正觉心也。以觉明了。喻之为灯。是故一切求解脱者。以身为灯台。心为灯炷。增诸戒行。以为添油。智慧明达。喻如灯火。常燃如是真正觉灯。照破一切无明痴暗。能以此法。转相开示。即是一灯。燃百千灯。以灯续然。然灯无尽。故号长明。过去有佛。名曰然灯。义亦如是。愚痴众生。不会如来方便之说。专行虚妄。执着有为。遂燃世间苏油之灯。以照空室。乃称依教。岂不谬乎。所以者何。佛放眉间一毫相光。上能照万八千世界。岂假如是苏油之灯。以为利益。审察斯理。应不然乎。又六时行道者。所谓六根之中。于一切时。常行佛道。修诸觉行。调伏六根。长时不舍。名为六时。绕塔行道者。塔是身心也。当令觉慧巡绕身心。念念不停。名为绕塔。过去诸圣皆行此道。得至涅槃。今时世人不会此理。曾不内行。唯执外求。将质碍身。绕世间塔。日夜走骤。徒自疲劳。而于真性。一无利益。又持斋者。当须会意不达斯理。徒尔虚切。斋者齐也。所谓斋正身心。不令散乱。持者护也。所谓于诸戒行。如法护持。必须外禁六情。内制三毒。勤觉察。净身心。了如是义。名为持斋。又持斋者。食有五种。一者法喜食。所谓依持正法。欢喜奉行。二者禅悦食。所为内外澄寂。身心悦乐。三者念食。所谓常念诸佛。心口相应。四者愿食。所谓行住坐卧。常求善愿。五者解脱食。所谓心常清净。不染俗尘。此五种食。名为斋食。若复有人。不食如是五种净食。自言持斋。无有是处。唯断于无明之食。若辄触者。名为破斋。若有破。云何获福。世有迷人。不悟斯理。身心放逸诸恶。皆为贪欲恣情。不生惭愧。唯断外食。自为持斋。必无是事。又礼拜者。当如是法也。必须理体内明。事随权变。理有行藏。会如是义。乃名依法。夫礼者敬也。拜者伏也。所谓恭敬真性。屈伏无明。名为礼拜。若能恶情永灭。善念恒存。虽不现相。名为礼拜。其相即法相也。 世尊欲令世俗表谦下心。亦为礼拜。故须屈伏外身。示内恭敬。举外明内。性相相应。若复不行理法。唯执外求内。则放纵嗔痴。常为恶业。外即空劳身相。诈现威仪。无惭于圣。徒诳于凡。不免轮回。岂成功德。

问。如温室经说。洗浴众僧。获福无量。此则凭于事法。功德始成。若为观心可相应否。

答。洗浴众僧者。非洗世间有为事也。世尊尝。尔为诸弟子。说温室经。欲令受持洗浴之法。故假世事。比喻真宗。隐说七事供养功德。其七事云何。一者净水。二者烧火。三者澡豆。四者杨枝。五者净灰。六者苏犒。七者内衣。与此七法。喻于七事。一切众生由此七法。沐浴庄严。能除毒心无明垢秽。其七法者。一者谓净戒。洗荡僭非。犹如净水濯诸尘垢。二者智慧。观察内外。由如然火能温净水。三者分别。简弃诸恶。犹如澡豆能净垢腻。四者真实。断诸妄想。如嚼杨枝。能净口气。五者正信。决定无疑。由如净灰摩身。能辟诸风。六者谓柔和忍辱。由如苏犒。通润皮肤。七者谓惭愧。悔诸恶业。犹如内衣遮丑形体。如上七法。是经中秘密之义。如来当尔为诸大乘利根者说。非为小智下劣凡夫。所以今人无能解悟。其温室者。即身是也。所以燃智慧火。温净戒汤。沐浴身中。真如佛性。受持七法。以自庄严。当尔比丘聪明上智。皆悟圣意。如说修行。功德成就。俱登圣果。今时众生莫测其事。将世间水。洗质碍身。自谓依经。岂非误也。且真如佛性。非是凡形。烦恼尘垢。本来无相。岂可将质碍水。洗无为身。事不相应。云何悟道。若欲身得净者。当观此身。本因贪欲不净所生。臭秽骈阗。内外充满。若也洗此身求于净者。犹如堑堑尽方净。以此验之。明知洗外非佛说也。

问。经说言至心念佛。必得往生西方净土。以此一门。即应成佛。何假观心。求于解脱。

答。夫念佛者。当须正念。了义为正。不了义为邪。正念必得往生。邪念云何达彼。佛者觉也。所谓觉察身心。勿令起恶。念者忆也。所谓忆持。戒行不忘。精进勤了。如是义名为念。故知念在于心。不在于言。因筌求鱼。得鱼忘筌。因言求意。得意忘言。既称念佛之名。须知念佛之道。若心无实。口诵空名。三毒内臻。人我填臆。将无明心不见佛。徒尔费功。且如诵之与念。义理悬殊。在口曰诵。在心曰念。故知念从心起。名为觉行之门。诵在口中。即是音声之相。执相求理。终无是处。故知过去诸圣所修。皆非外说。唯只推心。即心是众善之源。即心为万德之主。涅槃常乐。由息心生。三界轮回。亦从心起。心是一世之门户。心是解脱之关津。知门户心。岂虑难成。知关津者何忧不达。窃见今时浅识。唯知事相为功。广费财宝。多伤水陆。妄营像塔。虚促人夫。积木叠泥。图青画缘。倾心尽力。损己迷它。未解惭愧。何曾觉泥。见有为则勤勤爱着。说无相则兀兀如迷。且贪现世之小慈。岂觉当来之大苦。此之修学。徒自疲劳。背正归邪。诳言获福。但能摄心内照。觉观外明。绝三毒永使销亡。[门@卞]六贼不令侵扰。自然恒沙功德。种种庄严。无数法门。一一成就。超凡证圣。目击非遥。悟在须臾。何烦皓首。真门幽秘。宁可具陈。略述观心。详其少分。而说偈言。


  我本求心心自持  求心不得待心知

  佛性不从心外得  心生便是罪生时

  我本求心不求佛  了知三界空无物

  若欲求佛但求心  只这心心心是佛

达磨大师破相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