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totopgototop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color
  • cyan color
  • red color
X86n1599 永明道迹 (一卷) 【宋 大壑辑】 打印

卍新纂续藏经 No. 1599 永明道迹

宋 大壑辑

1卷

No. 1599-A 永明道迹序

众生之情。处处执着。 菩萨教化。处处破除。如婴儿疾病。为乳所伤。良医审证。止乳与药。疾则旋已。又病久困。为药所伤。智人知之。遣医罢药。患亦随愈。然不妨乳有哺养之益。药有疗治之功。止乳是权。而概夺则馁死者必相藉矣。遣医是暂。而例遣则沉痼者必无幸矣。三乘对治者。疗烦恼之妙药也。众善齐臻者。养法身之乳湩也。滞之则碍正知见。故菩提达磨而降。皆绝言思。以止遣之。废之则乖圆融门。故永明大师嗣。与浑事理。而以身范焉。大师。法眼之嫡孙。韶师之真子。妙契单传。亲蒙记莂。然禅宗不立文字。而师乐说无碍。百卷河悬。禅宗呵斥坐禅。而师跏趺九旬。鷃巢衣裓。禅宗指决唯心。无他净土。而师经行持念。角虎示人。禅宗但贵眼正。不贵行履。而师万善同归。勤行百八。所以抑虚滥。示之堤防。导因地。趍于极果。真金出冶。盛作庄严。大海吞流。不辞涓滴。真祖位大成之圣法王。金轮之尊者也。大师示寂后。塔于大慈山。院曰寿宁。圮废湮泯。址归俗士。净慈壑公者。夙怀遗迹。号慕询求于蓁莽中。竟得设利。缁白瞻礼。如重霾余。慧日再见。佥谋于法堂之背建窣堵波。用严供养。并汇缉遗事。附以图赞。目曰永明道迹。传布四众。于戏。洪波白浪。灵骨具存潭北.湘南。塔样无改。育王七宝。古一锥。于未添香前。共着眼目。

万历丁未首夏望日

歇庵居士陶望龄书于会稽法华山天衣精舍

永明道迹

永明道迹目录

净慈寺嗣法云孙 大壑 辑

(六梦居士 虞淳熙 寓庸居士 黄汝亨) 同校阅

凡三十二条  ·永明真像

·感亲息争

·群羊听经

·金门献赋

·放生罹法

·慷慨见宥

·舍俗投师

·斥鷃巢衣

·参依蒙谶

·圣授莲花

·神人护忏

·密承甘露

·雪窦示众

·中兴灵隐

·净慈开山

·永明升座

·华台课经

·别峰行道

·营塔镇潮

·古佛互证

·高丽归依

·天台说戒

·法食施鬼

·劝念往生

·降伏神煞

·演法雨花

·预知时至

·茶毗遗瑞

·阎君礼像

·雉儿听法

·铺张儒术

·权寄仙踪

永明道迹目录(终)

陆树声赞曰。


  稽首智觉称大雄  灵根卓颖超神童

  诸佛海藏固无极  法华经藏犹难穷

  师当能言义已竟  诵感群羊时跪听

  长为监守靡国储  捐生赎生奚惮诛

  临市悦豫如登假  人主感悟释其械

  不独刑逃世并逃  放生犹觉度生高

   如来所有一切法  维师一身为总括

  弥陀为塔愿无疆  一一塔放无量光

  佐彼慈尊白玉相  能令堪忍知西向

  师于别峰称佛名  螺贝天乐中生

  宗镜开函照异域  高丽王者遥属目

  金线伽黎紫晶珠  黄金澡瓶执贽殊

  异国冥都两倾注  十方皈敬想如是

冯梦祯赞曰。夫神之于形也。犹春在花枝。春残则花谢。神往则形徂。剧工如宋人镂玉为瓣。或混其真。似其如化。工无工乎。叶公尝工画龙。见真龙而怖走。写生固不足以当生。而况无生乎。寿师为像则不然。譬夫摩尼神珠。非色非空。非生非灭。亘耀幽显。雨诸珍宝。观至幽若冥界衰。杀生髅如阎罗。恒展帧以投诚。知师深证无生。以无生生相度无尽众生。而无度生相。斯为永明师之妙相也欤。

五代杭州慧日永明寺智觉禅师。讳延寿。字冲玄。号抱一子。本丹阳人。后迁余杭。遂家焉。父王公。母某氏。师生。方能言。坐高榻。值父母反目。奋跃而下。跪泣于地。亲感悦。永偕琴瑟。

曹学佺赞曰。师当孩提时。便知奋掷身命。感化所天。后践法王之位。调御群灵者。其进力有自矣。经言。频伽在鷇。声逾众鸟。狻猊出胎。威慑百兽。物固有天纵者。吾生欲办未来于今日。尚荏苒流光。瞻仰童真。宁无惭德也欤。

师总角时。即归心佛乘。不茹荤。日唯一食。持法华经。七行俱下。每展卷时。感群羊跪听。

葛寅亮曰。只这件。有等玲利汉闻言不信。顾此蠢然者。尔反有一段入处。岂不可怪。转下看去。鹦鹉证果。蚯蚓谈经。物愈微。神通愈显。夫此犹属有知。未为奇特。至于顽石点头。大骇人矣。从是谛观那说法的。果是寿禅师么。这听法的。还是羊么。咦。上林春色早。花鸟总宜人。

师年十六为儒生。时吴越文穆王元欢镇杭州。师献齐天赋。众推间世之才。咸欲官之。

黄汝亨赞曰。为依佛耶。自献金门。为宗儒耶。谁名沙门。赋心赋神。东踊西升。吴越之师。清泰之君。齐天中天之寿。寿无量而无名。名可求兮。弥勒入补处以称尊。惟儒与佛不隔一尘。

师尝为余杭库吏。后迁华亭镇将。督纳军需。屡以库钱买鱼虾等物放之。事发。坐死。领赴市曹。

虞淳贞曰。物我同体兮。何放生而罹死。谓非同体兮。何入死而出生。王法佛法即异而成。至人无己。惟慈是膺。盖视蠛蠓犹大觉。临藁街如化城。

宋旭赞曰。


  慷慨临刑思洒然  不妨多费放生钱

  君王感宥重加敬  遂得传灯继祖筵

吴越王游于江上。梦老人引鱼虾数万至。云。此皆税务官所放者。愿王免其罪。王窹而使人探之。师临死地。面无戚容。典刑者怪而诘之。师曰。吾于库钱。毫无私用。为赎生命耳。今死当径生西方极乐上品。又何戚焉。探者覆命。王释之。

苏子瞻志林云。禅师应以市曹得度。故菩萨乃现市曹以度之。学出死入生法。得向死地走一遭。抵三千年修行。余自窜逐海上。去死地稍近。心颇忧之。愿学永明寿师放生以证 阿罗汉果。敬以亡母蜀郡太君程氏遗留簪珥。尽买放生。以荐父母冥福。

师儿时即以出家为念。父母不听。遂断荤。刺心血。濡毫写经。终期副愿。至年三十。吴越王知师慕道。乃从其志。放令出家。舍妻孥。投龙册寺翠岩禅师削染登戒。执劳供众。都忘身宰。衣不缯纩。食无重味。野蔬布襦。以遣朝夕。

潘之恒赞曰。尝观世智辩聪之士。有欲割尘俗。而白首无能者。有辞亲出家。耽染世缘。而黑业日深者。若师金门献赋。尝推间世之才。华亭备军。早擅脱颖之秀。当强仕之年。卒断烦恼之发。为灵山法臣。而化敷异境。呜呼。师真人杰也哉。

师尝习静于天台智者岩。跏趺不起者九旬。有鸟似斥鷃巢衣中育雏。定起乃去。

金学曾曰。寿师在天台斥鷃巢衣一事。此圣师定中不思议境界。与如来鹊巢其顶相似。非机忘议尽。心同木石者。未易臻此。即如鸽就如来影中。顿无惊怖。岂庄生沙鸥之喻耶。余未达其境。不能赞一词。惟不能赞一词。然后见禅定不可思议之妙也。具眼者以为何如。

师从定起。寻往天台山德韶国师执弟子礼。北面师事之。时国师眼目 天人。一见而深器焉。密授心印。仍谓师曰。汝与元帅有缘。他日当大兴佛事。惜吾不及见耳。

朗士吴之鲸赞曰。

法王阐法亦资法力  如空鼓风若助之翼

韶师示谶法缘夙植  灵鹫宗风南屏主席

竹祖桐孙世食其德  大劫不坏缘缘空寂

薪尽火传请问慧月

师于国清中夜旋绕。见普贤所执莲花忽然在手。因思宿有二愿。进退未决。遂登智者禅院。作二纸阄。一曰一心禅定.一曰万善生净土。冥心祷曰。于此二途。功易成者。湏七拈着。信手拈之。乃至七度。一无间隔。由是一意专修净业。

比丘洪恩赞曰。心欲生天。梦想轻举。心存佛国。圣境冥现。梦矢秽者得财。梦棺器者得位。此处世出世念虑正倒之有征也。方师行道。感斯瑞应。夫普贤为万行之师。莲花表一乘之法。岂师之功阶真净。果证妙圆之先眹者欤。

师一生随处常建法华忏堂。庄严净土。昼夜六时普为法界众生代修法华忏。后于国清寺结坛修礼。夜见神人持戟而入。师呵之曰。何得擅入。对曰。久积净业。方到此中。

郑之惠赞曰。

师忏众生谁为师忏  漫漫长夜千古不旦

虞公开士锓我仪范  举似介公壑公攸相

九原可作玄珠有粲  巍巍华台悠悠法藏

恍惚见之手莲牙象

师尝振锡金华天柱峰。诵法华经三载。一夜。禅定中见观音乘空而来。以甘露灌其口。从此遂发无碍辩才。下笔盈卷。

江镤赞曰。若云有法难修。试做三年之攻苦。若云有修难证。试参一滴之甘凉。斥鷃成巢。现师定体。三年一日也。雉儿立化。现师慧体。一滴千江也。夫是之谓妙法。

周广顺二年。师说法于明州雪窦山。学者辐辏。师上堂云。雪窦这里。迅瀑千寻。不停纤粟。奇岩万仞。无立足处。汝等诸人向什么处进步。时有僧问。雪窦一迳。如何履践。师云。步步寒花结。言言彻底冰。

元美王世贞心赋序云。天竺古先生说法四十九年。至竟无一法可说。未觉则万语不为多。觉则一字不为少。呜呼。是何寿老之言之多也。夫亦为学人地也。当四十九年说法。一法而诸经异名。诸学人者寻名而狥之。则益远矣。

建隆元年。大檀越吴越国钱忠懿王弘俶见灵隐倾废。请师复兴。重创殿宇。前后计一千三百余间。及四面围廊。自三门绕至方丈。左右相通。禅师实为灵隐中兴之祖。

比丘袾宏赞曰。鹫岭频伽音。冷泉功德水。弥陀也自飞来。数朵青莲拥翠。感动恶发王高占善权位。登楼沧海日悬。说法巫山雨霈。至今直指不欹斜。一镜两湖无向背。

吴越忠懿王于显德元年来建永明禅寺(即今净慈寺也)。赐智觉禅师号。命师住持。为第一世。会三宗。师德集宗镜录一百卷.万善同归集.神栖安养赋.心赋.诗偈等九十七卷。颁入大藏流行。居永明十五载。手度弟子二千余人。嗣师之法者。杭州干明津禅师.富阳子蒙和尚。

虞淳熙赞曰。门外一湖水。堂上一轮镜。镜中西子妍。湖里菱花映。错认涉入重重。法眼便增翳病。若个永明旨。谁为智觉境。牵回长耳疥癞儿。惊起灰心五百圣。

师升座。僧问。如何是永明妙旨。师曰。更添香着。曰。谢师指示。师曰。且喜没交涉。僧礼拜。师曰。听取一偈。欲识永明旨。门前一湖水。日照光明生。风来波浪起。

传如述紫柏大师言。古今禅教相非。性相相忌久矣。唯寿师宗镜录括三藏。会五宗。故其卷以百计。学者多望洋。观师升坐。直拈西子一湖。掷向当台。风动波起。日照明生。道是禅是教。是性是相。比量非比量。唯识非唯识。一涉拟议。便入黑山鬼窟。非永明旨矣。况诸宗义学筌蹄乎。后之览宗镜者。具只眼始得。古之伯牙绝弦。匠石辍斤。读斯语不能不为二师感也。

慧日峰迤西。岩洞谽岈。湖山映带。禅师每日必于此岩诵妙法莲华经。垂化共计万三千部。尝感诸天雨花。台仍旧名云。

李培赞曰。止观明执禅呵教名之曰愚。泥教篾禅名之曰狂。狂愚之过虽小。不同邪见。轮转盖无差别。吾师乎禅彻唯心。了一字之本空。经宣上乘。达海藏之无碍。天之所以雨花者。殆表解行两全之妙因者欤。

师居永明。日课一百八事。未尝暂怠。至暮。每独往别峰行道念佛。然密从之者。常数百人。清宵月朗。空中时闻螺贝天乐之声。感忠懿王闻而叹曰。自古求西方者。未有若是之切至也。特为建西方香严殿于赤岩。以成其志。

屠本畯赞曰。禅师道高德盛。为法眼宗师。犹自昼夜躬行一百八事。行道致天乐闻空。念佛感国王颂德。直入普贤无疲厌行海者。昔有赞师光昭万古。为再生之善导。语不绮矣。今之卑功行而谈本体。假机权而希实际者。所由殆与师旨不亦异乎。

钱塘古称罗刹江。其潮汐之险。不减瞿塘三峡。钱王有吴越时。筑捍海塘。工役难就。曾以万弩射潮头。终不能杀其势。开宝三年。师奉诏于月轮峰建创六和塔。高九级。五十余丈。用以为镇。自是潮习故道。居民德之。

来宗道赞曰。昔者阳侯肆虐。妄窥吾浒之民室。即神龙后身。逞万弩不足以当。师之筑塔。夫弓矢之与窣堵均物也。要之非师之愿力。冥有所持耶。今塔渐圮。而潮势日横矣。安得檀越庄严多宝若开宝年。知师身在寂光。当助欢喜。

后汉干佑三年十一月二日。吴越王以诞辰饭僧于永明寺。王问师云。今有真僧降否。师曰。长耳和尚乃定光佛应身也。王趋驾参礼。定光云。弥陀饶舌。少选。跏趺而化。

陶望龄赞曰。罗千灯于一室。那律不能分其光。合万派于沧溟。娑竭不能别其湿。诸佛法流智照恒如焉。之师也。非同现同。非异示异。揭古今时劫为旦暮。死生人我为俳优。知此法界一相无相之旨。宁有余蕴哉。

高丽国王览师宗镜等录。遣使航海赍书叙弟子礼。奉金线织成袈裟.紫水晶数珠.金澡罐等。彼国问道之僧。承师印可记莂者三十六人。相继归本国。各化一方。

觉范洪禅师曰。永明宗镜录不独异国君长读之皆望风称门弟子。即元佑间。宝觉和尚宴坐龙山。虽德腊俱高。犹手不释卷曰。吾恨见此书之晚也。今天下名山莫不有之。而学者终身有未尝展卷者。唯饱食横眠。游谈无根而已。谓之报佛恩乎。负佛恩乎。

师于开宝七年复入天台开菩萨戒。求受者约万余人。普获具佛律仪。谨洁无犯。

秦舜友赞曰。禅师天台说戒之时。测其圣心。当云止非曰戒本。律身粗范。修行初步。譬之升高自下。涉遐自迩。求道证圣。未有不由此入也。直恐戒力不胜。遂成便。此路谨防。别门俱净。可不信受。果能耳入心受。不违所说。则因戒生定。因定发慧。到此始知胜净明心。本无有非。戒亦妄说。

师每夜普为 六道冥官.九品鬼神说法授戒。并施水陆空行饥饿鬼神法食。为益实钜。

屠隆赞曰。世之饿夫。冥之饥魂。念等求食。急尤在人。人岂尽济。暇为鬼计。善哉导师。为平等施。人鬼相灭。施无所施。施且无矣。问谁为与。与者不立。食当谁取。凭此愿力。是名法食。空拳作施。饱乎八极。孙孟芳赞曰。人之不食。七日必绝。鬼神饥虚。动止千劫。惟师为慈。延促等摄。拔以尔焰。充以禅悦。鬼耶。人耶。即生即佛。

师念世间业苦众生不能解脱。专以念佛劝人同生净土。乃印弥陀塔四十八万本。劝人礼念。世称宗门之标准。净业之白眉。

天如则禅师曰。多见今之禅者。不究如来之了义。不知达磨之玄机。空腹高心。习为狂妄。见修净土则笑之曰。彼学愚夫愚妇之所为。何其鄙哉。余尝论其非鄙愚夫愚妇。乃鄙文殊.普贤.龙树.马鸣等也。于是永明和尚剖出心肝。主张净土。既悟达磨直指之禅。又能致身于极乐上品。以此解禅者之执情。以此为末法之劝信。故余谓其深有功于宗教者也。

永明听法者众。师就便地为九眼[囗@责]。犯金神七煞方。众谏弗听。有人数晨起。见七人蓬首沐发湖水中。迫问之。曰。我七煞神也。寿师营[囗@责]吾顶。既不敢移别宫。违岁君令。而又不敢殃古佛之徒。日受大小溲。沐。去秽耳。师闻。竟不除[囗@责]。盖定业云。

袁宏道曰。是[囗@责]匪秽。吾土非净。门前湖水。实灌汝顶。惟干矢橛.蜣螂一丸轮转不停。斯羽翩然。悯彼顽冥。渎神借佛窟。离溺器而成骨穴。何以示人金枪马麦。李日华曰。精粲芳羞。茹退变易。莲生淤泥。壤壅嘉植。净秽何性。心自别白。神人趣殊。颠倒则一。五浊之世。唯佛先入。

师行道至武林山东二里。开山演法。即感四王天花下坠。一时缁白归投。龙象辐辏。淳佑间。赐额永福院。未几。遂嗣秀王香火。宣德十年。敕赐圣寿禅寺。

懒龙居士李应筠曰。风烟花开。世界成就。霜露果熟。王子诞生。沙劫坏空与无上圣趣皆是众生心花自为开含。法味祖味只作雨露助发之缘。但能二六时中不润苦芽。自然优钵常现。庶不负永明恩德也。

师于开宝八年每见金台宝树。或闻天乐异香。预知时至。殊胜甚多。迨十二月二十四日示疾。越二日。晨起焚香。趺坐而逝。寿七十二。腊四十二。

包世杰赞曰。世之存亡休咎。即谶纬术数之学皆能预测其端倪。师之预知其时。无足诧者。然而金台宝树。天乐异香。此清泰现量境也。顷着娑婆。非悟唯心净土。而念佛功圆者。自在往生之若是耶。噫。师居恒以净土一门摄人者。征矣夫。

师既化。茶毗。舍利周身如鳞砌。以开宝九年正月六日建塔葬于大慈山树亭志焉。宋太宗皇帝额。额曰寿宁禅院。

龚遇春曰。寿师茶毗。传载其舍利若鳞砌。志多也。及其法嗣壑公出粪壤之遗蜕示余。则又仅仅十数粒。得毋因其少而疑不符耶。不知人惟其心。不惟其物。壑公后寿师六百余载。一旦欲起而光大之。即是一念茎草可作全身。即是一念瓣香可成七级。又奚必标奇启信。掺劵作合哉。或曰。放光动地。 世尊亦不得已而为之也。盖为见相者设也。果尔。壑公又何韪于疑哉。

涅槃后。有僧来自抚州。经年礼拜禅师之塔。人问其故。僧云。我病入阴府。见殿上供画僧一帧。阎罗王每日自来顶礼。遂问主吏。此是何人。吏曰。此杭州永明寺寿禅师也。凡人死者。皆经我曹判生。唯此师径生西方上上品矣。王重其德。故图像而敬事焉。

唐虞盛曰。僧传阎老瞻像。是梦话。亦是鬼话。何必究其有无。第世人多不信佛。而未始不畏阎老。傥闻是语已。亦以阎老之礼礼之。而因知有佛。则地狱一言。未必非接引西方之宝筏矣。虽然彼斥鷃群羊之驯服。岂亦有畏心哉。人实愧焉。

师身后为善继禅师。尝刺血书华严经于姑苏半塘寺。顷有听经之雉。一日集堂中。逾时不动。众惊视之。已瞑目敛翮立化。遂为筑塔寺中。

陈继儒曰。雉儿塔今在王百谷半偈庵中。余至半塘寿圣教寺后。落落长松而已。此塔宜还本处。以标灵迹。昔庐州有坐化猫。峡中有坐化胡孙。李公择家有坐化蛇。韦皋有鹦鹉舍利。无为军永宁县有雀栖于庭。累日不去。取视之。已立化矣。至于僧爽听经之鸡。生公点头之石(历历载在古册。无足怪者。何疑于雉儿塔乎。良由师说法洞入雉儿腹中。有情无情总归一心法界。若于此处致疑。便成异类。姑与之日。待雉儿重活。与汝究竟此段大事)。

宋学士濂。未出母胎。母梦异僧手写华严。来谓母曰。吾乃永明延寿。愿假一室。以终此卷。母梦觉已。学士即生。因名曰寿。后更名濂。六岁日记二千余言。九岁能诗。入青萝山尽阅郑氏所著书数万卷。其文章如武库一开。千珍万宝。光采烂然。有集八十三卷。始见太祖。即劝不嗜杀人。授太子诸王春秋.尚书.大学衍义。每对 太祖语汉武.梁武好仙好佛之失。 太祖称之为贤。为君子。为纯臣。天下既定。凡郊庙.山川祠祀。诸大政大令。皆所裁定。海外诸国朝贡。必问安否。为人笃伦理。行事俯仰无愧。真昭代之真儒也。

学士得法千岩长禅师。撰塔铭三十余篇。堪续传灯。其护教编记则宗镜之末光也。又发明正一清微大洞甘水仙派。及阐龙虎大丹不遗余力。赞扬张.吴二天师皆有传。虽梓童玄武。并纪灵迹。论者谓深得华严之旨。云。好骑白牛。夔江坐脱。后顷。有见之终南山者云。冲举之日。距今仅百年耳。

陶[奭-人+大]龄曰。愚谓禅师脱颖娑婆。栖神安养藏轮。诸传记凿凿可征也。何犹然决策名场。而游心仙籍。为厌彼极乐。复为人间之劳乎。登上品者为有退转乎。为师中无实证乎。云栖大师曰。师之行道。普贤亲授以妙莲。师之既化。焰魔躬瞻乎宝相。实证之果无疑。似退之益硕大。使果极释迦。不妨百界之分身。记获弥陀。正好大慈之填。愿劝。

太祖以不嗜杀人。佐千岩而弘传法印。所谓至人无己。妙应斯圆。知一镜虚明。而万象毕现者。差得师之宗本欤。

大壑曰。永明大师。不思议人也。以不思议人示不思议行。惟后世刻画其迹。譬之纷列群器。囿彼太虚。宁能尽其量哉。宜乎大藏诸传所载。修证因果。互有同异也。壑虑学者从同异中横起疑情。故总合诸传。摭其始末行实。凡三十条。目曰永明道迹。仍绘其像并录古今名贤偈赞。用梓流通。使同信向。因知无相之迹。不越是相。有所悟入耳。复合掌稽首。赘以偈曰。


  善哉导师  乘宿愿轮  示羁襁褓  投地悟亲

  妙莲华王  信解实鲜  师当龀髫  诵不释卷

  相彼群羊  蠢蠢异生  亦感慈化  驯跪而听

  长督军储  兼征税务  屡缘放生  渐倾其库

  形临市曹  心独逍遥  王慨宥之  世以是逃

  天柱入定  九旬为际  斥鷃巢衣  国师深器

  择法藏阄  万善同修  莲花冥授  神人夜投

  复遁金华  坐忘道树  大士乘通  灌以甘露

  自是咸称  香象义龙  群魔褫魄  七众追从

  雪窦千寻  危湍万仞  一喝之余  梦孰不醒

  鹫岭既荒  猿洞仅存  六环才振  百废具兴

  慧日宏开  五山首寺  浩劫永明  圣皇所赐

  师子为座  宗镜飞光  无法不摄  靡心弗降

  夜绕别峰  不遑宁息  螺贝佛声  互闻国邑

  经彼崇台  日演三车  虎应获记  天为散花

  弥陀定光  一佛两佛  怪汝长耳  嫌师饶舌

  风靡异域  遣使来归  继之问道  雾拥云驱

  建大法幢  功超万镞  远障狂澜  永宁越国

  恒以净业  摄念往生  抚期坐逝  仙乐来迎

  灵蜕既焚  香薪亦炽  现设利罗  遍身鳞砌

  杳杳重泉  夫谁知音  炎魔罗主  睹影归心

  雉塔标奇  鸾坡流誉  一月千江  无来无去

  偶逢金骨  迎返湖滨  正犹穷子  归依所亲

  刹刹尘尘  在在处处  愿此流通  寸里如是

永明道迹

No. 1599-B

放生赎命。止杀兴哀。断烧煮之殃。释笼罩之絷。续寿量之海。成慧命之因。遂得水陆全形。息陷网吞钩之苦。飞沉任性。脱焚林竭泽之忧。免使穴罢新胎。巢无旧卵。脂消鼎镬。肉碎刀砧。昔有禅师邓隐峰。未出家时。曾射一猿子堕地而终。须臾猿母亦随而死。因剖腹开视。肠寸寸断。遂舍其射业。因此出家。是知人形兽质。受报千差。爱结情根。其类一等。命既无于大小。罪岂隔于贤愚。误伤误杀。尚答余殃。故作故为。宁逃业迹。或受一日戒。或持八关斋。或不啖有情。或永断荤血。不值三灾之地。能升六欲之天。既为长寿之缘。又积大慈之种。

万历岁次丙午秋九月霜降日

古杭净慈寺 大壑 稽首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