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totopgototop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color
  • cyan color
  • red color
X87n1621 优婆夷志 (一卷) 【清 圆信较定 郭凝之汇编】 打印

卍新纂续藏经 No. 1621 优婆夷志

清 圆信较定 郭凝之汇编

1卷

优婆夷志目录

·庞行婆

·灵照女

·煎茶婆

·凌行婆

·李行婆

·台山婆

·转藏婆

·一掌婆

·无语婆

·插田婆

·寄宿婆

·临斋婆

·郑十三娘

·住庵婆

·平田嫂

·闭门婆

·凤林婆

·卖饼婆

·抛儿婆

·甘贽妻

·崔练师

·陈道婆

·俞道婆

·烧庵婆

·行钱婆

·觉庵祖道人

·明令人

·范县君

·秦国夫人

·沈道婆

目录(终)

优婆夷志

径山语风老人 圆信 较定

无地地主人 郭凝之 汇编

庞行婆

庞行婆。入鹿门寺设斋。维那请意旨。婆拈梳子插向髻后曰。回向了也。便出去。后闻居士与灵照化去曰。这愚痴女。与无知老汉。不报而去。是可忍也。因往告子。见斸畲曰。庞公与灵照去也。子释锄应之曰。嗄。良久亦立而亡去。母曰。愚子痴一何甚也。亦以焚化。众皆奇之。未几。行婆乃遍诣乡闾。告别归隐。自后沉迹夐然。莫有知其所归者。

灵照女

灵照。庞居士女也。一日丹霞来访居士。见灵照洗菜次。霞问。居士在否。灵照放下菜篮。敛手而立。霞又问。居士在否。灵照提篮便行。归举似居士。居士曰。赤土搽牛奶。居士与行婆灵照坐次。居士曰。难难难。十石油麻树上摊。婆曰。易易易。百草头上祖师意。灵照曰。也不难也不易。饥来吃饭困来睡。居士曰。只如道明明百草头。明明祖师意。如何会。灵照曰。老老大大。作这个语话。居士曰。你作么生。灵照曰。明明百草头。明明祖师意。居士乃大笑。偶同卖漉篱下桥吃扑。灵照见亦倒地。居士曰。你作什么。灵照曰。见爷倒地。某甲相扶。居士将入灭。谓灵照曰。视日早晚。及午以报。灵照出户。遽报曰。日已中矣。而有蚀焉。可试暂观。居士曰。有之乎。曰有之。居士避席临牕。灵照乃据榻趺坐。奄然而逝。

煎茶婆

麻谷同南泉三人。去谒径山。路逢一婆。乃问。径山路向甚处去。婆曰。蓦直去。麻谷曰。前头水深过得否。婆曰。不湿脚。又问。上岸稻得与么好。下岸稻得与么怯。婆曰。总被螃蟹吃却也。又问。禾好香。婆曰。没气息。又问。婆住在甚处。婆曰。只在这里。三人至店。婆煎茶一瓶。携盏三只至。谓曰。和尚有神通者即吃茶。三人相顾间。婆曰。看老朽自逞神通去也。于是拈盏倾茶便行 (憨山评云。径山路向甚处去。蓦直去。是则且止。遮逐队白蹋汉。若脚下知些深浅。眼里识些好恶。鼻边分些香臭。才值婆子指个住处。觅底神通。当时轻飕飕地。打翻茶铫。撩起便行。看婆子干成一杯谈话。却如何合杀。你还晓得婆子。费日陪忙弄此等失落么。剑为不平离宝匣。药因有病出金瓶。唱云。本店客无放过。滴水誓不乔赊。倾倒能知真味。森罗总在杯茶)。

凌行婆

凌行婆。来礼拜浮杯和尚。(马祖法嗣)师与坐吃茶。婆乃问。尽力道不得底句。分付阿谁。师曰。浮杯无剩语。婆曰。未到浮杯。不妨疑着。师曰。别有长处。不妨拈出。婆敛手哭曰。苍天中更添冤苦。师无语。婆曰。语不知偏正。理不识倒邪。为人即祸生。后有举似南泉。泉曰。苦哉浮杯被这老婆摧折一上。婆后闻笑曰。王老师犹少机关在。澄一禅客。逢见行婆。便问。怎生是南泉犹少机关在。婆乃哭曰。可悲可痛。一罔措。婆曰会么。一合掌而立。婆曰。伎死禅和。如麻似粟。一举似赵州。州曰。我若见这臭老婆。问教口哑。一曰。未审和尚怎生问他。州便打。一曰。为什么却打某甲。州曰。似这伎死汉。不打更待几时。连打数棒。婆闻却曰。赵州合吃婆手里棒。后僧举似赵州。赵州哭曰。可悲可痛。婆闻此语。合掌叹曰。赵州眼光烁破四天下。州令僧问。如何是赵州眼。婆乃竖起拳头。僧回举似赵州。州作偈曰。当机觌面提。觌面当机疾。报汝凌行婆。哭声何得失。婆以偈答曰。哭声师已晓。已晓复谁知。当时摩竭国。几丧目前机(憨山评云。知事少时烦恼少。识人多处是非多。据赵州初然无事分痛。真乃决烈丈夫。末后又案却词头。添个字脚。可谓失钱遭罪。株及根连。冤哉苦哉。虽然。行婆也非好心。大似抱赃叫屈。毕竟如何伸理即得。苍天苍天。所供是实。唱云。无言抵死细争长。天眼遥观大放光。为劝行婆休浪哭。几人知痛出中肠)。

李行婆

潭州长髭旷禅师。李行婆来。师乃问。忆得在绛州时事么。婆曰。非师不委。师曰。多虚少实在。婆曰。有甚讳处。师曰。念你是女人。放你拄杖。婆曰。某甲终不见尊宿过。师曰。老僧过在什么处。婆曰。和尚无过。婆岂有过。师曰。无过的人作么生。婆乃竖拳曰。与么总成颠倒。师曰。实无讳处(憨山评云。咄咄俗师。头白齿豁。犹见人过在。婆虽女身。毒拳孤立。能纵能夺。阿师那得自讳特地儿担枷过状。又乃瞎棒倒行。岂不大屈。究竟若何伸雪。点石化为金玉易。劝人除却是非难。唱曰。独犬吠虚。千猱啀实。拗直作曲。棒教谁吃)。

台山婆

有僧游五台。问一婆子曰。台山路向什么处去。婆曰。蓦直去。僧便去。婆曰。好个师僧又恁么去。后有僧举似赵州。州曰。待我去勘过。明日州便去问。台山路向什么处去。婆曰。蓦直去。州便去。婆曰。好个师僧又恁么去。州归院谓僧曰。台山婆子。为汝勘破了也(玄觉云。前来僧也恁么道。赵州去也恁么道。什么处是勘破婆子处。又云。非唯被赵州勘破。亦被这僧勘破)。

(雪窦显。到曾学士处。曾问。尝与清长老。商量赵州勘婆话。端的有勘破处么。窦云。清长老道个什么。曾云。又与么去也。窦云。清老且放过一着。学士还知天下衲僧出这婆子圈缋不得么。曾云。这里别有个道处。赵州若不勘破婆子。一生受屈。窦云。勘破了也)。

(真净云。赵州若点捡来。也好吃婆手中棒。且道赵州过在什么处。若知赵州过。方解不受人谩。归宗门下。莫有不受人谩底么。喝一喝下座)。

(径山杲颂。天下禅和说勘破。争知赵州已话堕。引得儿孙不丈夫。人人点过冷地卧)。

(蒙庵岳颂。本是山中人。爱说山中话。五月卖松风。人间恐无价)。

(高峰拈云。这个公案。若据诸方判断。赵州勘破婆子。若据高峰点捡将来。正是婆子勘破赵州。毕竟以何为验。以手指云。蓦直去。颂云。自小丹青画不成。年来始觉艺方精。等闲掷笔成龙去。换却时人眼里睛)。

(语风信拈云。台山路上。少这婆子不得。自从赵州勘破后。直至于今草漫漫地。东倒西擂。颂云。台山婆台山婆。死去十分没柰何。开眼受人穿鼻孔。恶人自有恶人)。

(憨山评云。要知山下路。且问过来人。这僧姑放在一边。还识赵州落处未。恰才多口。依前讨个台山路头。早已蹉过八千去也。唱云。荡荡一条古路。娘未生时走过。无端老子话堕。刚被阿婆勘破)。

转藏婆

有一婆子。令人送钱。请转藏经。赵州受施利了。却下禅床转一匝。乃曰。传语婆。转藏经已竟。其人回举似婆。婆曰。比来请转全藏。如何只为转半藏(玄觉云。什么处是欠半藏处。且道。那婆子具什么眼。便与么道)。

(径山杲云。众中商量道。如何是那半藏。或云。再绕一匝。或弹指一下。或咳[口*敕]一声。或喝一喝。或拍一拍。恁么见解。只是不识羞。若是那半藏。莫道赵州更绕一匝。直饶百千万亿匝。于婆子分上。只得半藏。设使更绕须弥山百千万亿匝。于婆子分上。亦只得半藏。假饶天下。老和尚。共如是绕百千万亿匝。于婆子分上。也只得半藏。设使山河大地。森罗万象。若草若木。各具广长舌相。异口同音。从今日转到尽未来际。于婆子分上。亦只得半藏。诸人要识婆子么。良久云。鸳鸯绣出从。君看。不把金针度与人)。

(楚石琦云。这婆子谓。赵州只转半藏。弄假像真。当时只消道何不向未绕禅床时会取)。

(憨山评云。五千六八。波罗揭谛。苟完大藏。不消一气。无全无半。转上转下。天地玄黄。焉哉乎也。唱云。一日一字非为少。一匝一藏只嫌多。年老下床无气力。得人钱处要销磨)。

一掌婆

赵州问一婆子。什么处去。曰偷赵州笋去。州曰。忽遇赵州。又作么生。婆便与一掌。州休去(憨山评云。好笑赵州这片光光地。一茎也无。公然勾贼入门。正是逻赃吃棒。州若待伊掌时。忽便大叫。着贼着贼。直教伊受一。生败阙在。唱云。家家玉板透林间。却背旁人悄作奸。不遇主翁先自觉。独拳打破赵州关)。

无语婆

赵州因出。路逢一婆。婆问。和尚住什么处。州曰。赵州东院西。婆无语。赵州归问众僧。合使那个西字。或言东西字。或言栖泊字。赵州曰。汝等总作得盐铁判官。曰和尚为甚恁么道。赵州曰。为汝总识字(法灯别众僧云。已知去处)。

(憨山评云。本无所住。如是而住。人人自家有个住处。这老婆子。因甚鹘卢提完然不知。却立三叉□。鼓两片皮。单问取他家屋里事。脚跟煞不点地。及见他指东画西。了没些下落。何销噤不出半字。令秃齿翁缩嘴也。他合道。久向赵州。原来涂抹东西在。直致他东语西话不得。干纳场钝闷。方为一员女将可怪生。只成头大尾尖去。必逢剑客须呈剑。不是诗人莫献诗。唱云。郎当屋舍各人扶。何待卑卑田厍奴。四止依然旧模样。赵州东壁挂葫芦)。

插田婆

赵州因出外。见婆子插田曰。忽遇猛虎作么生。婆曰。无一法可当情。赵州曰。唋。婆亦曰唋。赵州曰。犹有这个在(憨山评云。木小都。惟心自虎。为何青天白日。浅草□林。清平语话不提却。教慱饭栽田之者。特地吃场惊怪。还是虎有人。人有虎。离此二途。便请别道。居士乃拳作两虎相扑势。道。昨夜南山白额。咬杀焦尾也。瞥尔悄然。恰好个消息子。长啸一声烟雾深。直入千峰万峰去。唱云。无法可当情。何怖亦何碍。牛头非四祖。犹有这个在)。

寄宿婆

有一婆子。日晚入院来。赵州曰。作什么。婆云寄宿。赵州曰。者里是什么所在。婆呵呵大笑而去(憨山评云。昔有见士女喧阗游寺者。师顾其徒而问。隔壁闻钗钏声。律尚名为破戒。只今作何发付即是。其徒乃从容进话。大好入路。后生家幸标此式样。这百岁翁翁。发白齿落。才遇婆借住。何不道老僧自来柳下惠。一任一任。却止打得个洁净球子死法。许渠商量活法。未梦着在。咄。捷疾鬼速倒退。下坡不走。惹头祸崇。唱云。虔婆胆粗。和尚心小。且开方便。各讨分晓)。

临斋婆

昔有婆子临斋。入赵州法堂云。这一堂师僧。总是婆婆生得底。唯有大底孩儿。五逆不孝。赵州才顾视。婆便出去。

郑十三娘

郑十三娘。年十二岁时。随师姑到大沩。才礼拜起。沩便问。这个师姑。什么处住。姑云。南台江边住。沩便喝出。又问。背后老婆甚处住。十三娘放身近前叉手立。沩再问。娘云。早过呈似和尚了也。沩云。去。娘才下到法堂。师姑云。十三娘寻常道。我会禅。口似利剑。今日被大师问着。总无语。娘云。苦哉苦哉。作这个眼目。也道我行脚。脱取衲衣来。与十三娘着。娘后又举似罗山。只如十三娘参见沩山。恁么只对。还得平稳也无。罗云。不得无过。娘云。过在什么处。罗叱之。娘云。锦上添花。保福与甘长老相看。才坐定。福便问。承闻十三娘参见沩山。是否。曰是。福曰。沩山迁化。向什么处去。郑起身偏床而立。甘曰。闲时说禅。口似悬河。何不道取。郑曰。鼓这两片皮。堪作什么。甘曰。不鼓这两片皮。又堪作什么。郑曰。合取狗口。

住庵婆

昔有一僧。参米胡。路逢一婆住庵。僧问。婆有眷属否。曰有。僧曰。在什么处。曰山河大地。若草若木。皆是我眷属。僧曰。婆莫作师姑来否。曰汝见我是什么。僧曰俗人。婆曰。汝不可是僧。僧曰。婆莫混滥法好。婆曰。我不混滥佛法。僧曰。汝恁么岂不是混滥佛法。婆曰。你是男子。我是女人。岂曾混滥(憨山评云。不见龙蛇混杂。凡圣同居。云何平地铁围突陷文殊。咄。梦语作么。唱云。见佛见法非圆通。别僧别俗真穿凿。欲知僧俗本同家。师姑元是女人作)。

平田嫂

临济访平田岸禅师。路逢一嫂。在田使牛。临济问嫂。平田路向什么处去。嫂打牛一棒曰。这畜生。到处走到。此路也不识。临济又曰。我问你平田路向什么处去。嫂曰。这畜生。五岁尚使不得。临济心语曰。欲观前人。先观所使。便有抽钉拔楔之意。及见岸。岸问。你还曾见我嫂也未。临济曰。已收下了也(憨山评云。这畜生。非容易。从来狠角顽蹄。今日饥餐饱睡。纵饶鼻索牵头。也费目光满背。挞痴挞痴。一岁一岁。这畜生非容易。唱云。朝耕平田去。暮骑平田归临风和渔唱。带月卧牛衣)。

闭门婆

临济到京行化。至一家门首曰。家常添钵。有婆曰。太无厌生。临济曰。饭也未曾得。何言太无厌生。婆便闭却门(憨山评云。去去饭袋子。茅厮带累却也。当初果是小厮儿。宛有大人作略。才见婆恁么道。便与趯倒饭床撩钵竟行。犹较具半只眼。可怜生。却向婆门外立。受这场热屈。待怎生雪得。无意气时增意气。不风流处也风流。且莫错怪老婆舌头好。唱云。我胎未出。此粒已饱。添个什么。一口便了)。

凤林婆

临济往凤林。路逢一婆子。婆问。甚处去。济曰。凤林去。婆曰。恰值凤林不在。济曰。甚处去。婆便行。济召婆。婆回首。济便行(一作济曰谁道不在)。

(憨山评云。犀因玩月纹生角。象为惊雷花入牙。看看临济长老。被婆子瞒榸。(音哉)只如婆子既道是凤林不在。若要行便行。却复窥人面孔。随人脚跟。殊不男儿。递相茶糊。仔细案验将来。一者掩鼻偷香。一者灸瘢着艾。各各有痛棒分。莫放得凤林否。近时王令稍严。不许藏头露尾。唱云。山鸡林凤更无差。千里同风共一家。狭路相逢不相识。可知灵照赚丹霞)。

卖饼婆

澧阳路上有一婆子。卖饼。初德山鉴禅师。常讲金刚。因担青龙疏钞出蜀。遂息肩买饼点心。婆乃指担问曰。这个是什么文字。师曰。青龙疏钞。婆曰。讲何经。师曰。金刚经。婆曰。我有一问。你若答得。施与点心。若答不得。且别处去。金刚经道。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未审上座点那个心。山无语。婆令往龙潭。一夕侍久便出。却回曰。外面黑。潭点纸烛度与山。山拟接。潭复吹灭。山忽大悟。竟焚疏钞于法堂前。皆婆激发之也(憨山评云。过去心不可得。见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狸奴白牯。为汝念诵 般若。点破肚皮竟。个中若是英灵汉子。便当下息了死鹘肩头。烧却青龙延唾。就见龙潭。也没柰他何。可惜婆点点热心卖不着人。休休。任尔文章徒满腹。依然画饼不充饥。唱云。金刚担有百斤。皮袋智无一点。合助油糍焰光。更待明人纸捻)。

抛儿婆

岩头奯禅师。住鄂州。值沙汰。于湖边作渡子。两岸各挂一板。有人过渡。打板一下。师曰阿谁。或曰。要过那边去。师乃舞桌迎之。一日因一婆抱一孩儿来。乃曰。呈桡舞桌即不问。且道婆手中儿。甚处得来。师便打。婆曰。婆生七子。六个不遇知音。只这一个也不消得。便抛向水中(千岩长云。这婆子。自底性命。要且舍不得。岩头不合激发他。杀了一个儿子。据令而行。各与七十棒。诸禅德。若谓不公。却请断看)。

(语风信拈云。这婆子。语风若是岩头。和这婆子。送向水中。令他母子聚头无离骨肉。颂云。不消这个意如何。卖弄家私臭老婆。恶浪千层卷残月。万山愁断白云多)。

(憨山评云。来有来处。去有去处。当时婆问儿从何来。若遇其人。直下竖起桡子。便唱些啰啰哩。救取这儿。也不为拖泥带水。却又草草打着一个。虽是慈悲之故。争奈婆不肯何。要寻婆下落么。不保团栾。那惜末子。伯牙老尽钟期死。山自高山水流水。唱云。一儿复一儿。杀活总由伊。无弦发妙指。此曲少人知)。

甘贽妻

甘贽行者。修普贤愿。同妻一女皆办道。尝请岩头在家过夏。一日头补衣次。贽自外归。端立头侧。头拈起针札贽示之。贽便领悟。笑归宅堂。着衣礼谢。女见便问。笑什么。贽云。你莫问。妻云。好事也要大家知。贽因举。其妻顿悟。便云。三十年后。一回饮水一回噎。女方从傍听话才毕。亦顿悟(憨山评云。前件眸招。古德已拈了。却又道。奯公悟及女子。非独胜如父母。尽大地人性命。总被奯公一针札将去。古德与么告报。叫做软皮条禅。何以故。但见针头利。不见札头尖。我若同时生按过。虽然针师有眼。能令钝汉出血。乃舀第二扚恶水。悉变为上药醍醐。也只当得死马医。假饶行者可可地。铸就铜筋。炼成铁骨。风缝不通。针札不入。直把 八万四千毛孔。斩齐顿放面前。看渠向甚处下手。何以故。但见针头尖。不见札头利。是见且从。还识顶门这窍那。二八佳人倦绣迟。紫荆花外啭黄鹂。谁怜结角关心事。都付停针不语时。唱云。绵针密札。七穿八穴。不知沉痛。洎合屈杀)。

崔练师

闽帅夫人崔氏。奉道。自称练师。遣使送衣物。至长庆棱禅师。令就请回信。师曰。传语练师。领取回信。须臾使却来师前。唱喏便回。师明日入府。练师曰。昨日谢大师回信。师曰。却请昨日回信看。练师展两手。帅问师曰。练师适来呈信。还惬大师意否。师曰。犹较些子。(法眼别云。这一转语。大王自道取)帅曰。未审大师意旨如何。师良久。帅曰。不可思议。大师佛法深远(憨山评云。三轮当体即空。无施者。无受者。无报者。亦无不施者。无不受者。无不报者。若也遮戟髯儿。才得夫人拓掌示师。便自立时束手默尔。直使破蒲团老和尚。忍俊不禁。傍观赞叹。果然家有贤妻。夫必不遭祸事。岂非大快。奈何肉多智少。雄伏雌飞。眼睛定动。钉钉相觑。宁惟钝杀夫人。要且辱未小使。所以道。相识满天下。知心能几人。唱云。硬地瞥开双手。悬空不挂一丝。佛法撮来浅近。村夫认做希奇)。

陈道婆

温州陈道婆。尝遍扣诸方名宿。后于长老山净和尚语下发明。有偈曰。高坡平顶上。尽是采樵翁。人人尽怀刀斧意。不见山花映水红(憨山评云。是法平等。无有高下。婆话且置。自家有个无根树子。日夜向匾担开花。着甚死急。直去摘叶寻枝。费尽心机力气。瞎汉放下着。留得青山在。不怕无柴烧。唱云。酒旗掩映绿阴中。霜斧丁丁梦亦空。若话樵苏真乐处。一湾茅屋绕溪东)。

俞道婆(琅玡起禅师法嗣)

俞道婆。金陵人也。市油糍为业。常随众参问琅玡起禅师。师以临济无位真人话示之。一日闻丐者唱莲华乐云。不因柳毅传书信。何缘得到洞庭湖。忽大悟。以糍盘投地。夫傍睨曰。你颠邪。婆掌曰。非汝境界。往见琅玡。琅玡望之。知其造诣。问那个是无位真人。婆应声曰。有一无位人。六臂三头努力嗔。一擘华山分两路。万年流水不知春。由是声名蔼着。圆悟蒋山开堂。方至法座前。婆于众中跃出。以身一拶。便归众。悟曰。见怪不怪。其怪自坏。悟次日至其家。婆不出。厉声曰。这般黄口小儿。也道出来开堂说法。悟曰。婆子少卖弄。我识得你了也。婆遂大笑出相见。凡有僧至。则曰儿儿。僧拟议。即掩门。佛灯珣禅师住勘之。婆见如前所问。珣曰。爷在什么处。婆转身拜露柱。珣即踏倒曰。将谓有多少奇特。便出。婆蹶起曰。儿儿来。惜你则个。珣竟不顾。安首座至。婆问。甚处来。安曰德山。婆曰。德山泰乃老婆儿子。安曰。婆是甚人儿子。婆曰。被上座一问。直得立地放尿。婆尝颂马祖不安因缘曰。日面月面。虚空闪电。虽然截断天下衲僧舌头。分明只道得一半 (憨山评云。阿耶谁知这赤条条肉团公。却在十字街头乞儿口里聻。然虽婆从此悟去。合下被人唤做见小利。通身不值半文。为什么后来之者。牵枝带叶。觅子寻爷。干净一场话杷。若还遇明眼觑破。只消道闻你会临济白拈禅也。便是哩哩莲华乐么。好教婆穷遮不得连叫儿儿。莫压良为贱。唱云。梵位凡庸尽可封。渠无阶级不论功。天然有片惺惺地。叫破沿门一曲中)。

烧庵婆

昔有婆子。供养一庵主。经二十年。常令二八女子送饭给侍。一日令女子抱定曰。正恁么时如何。庵主曰。枯木倚寒岩。三冬无暖气。女子举似婆。婆曰。我二十年。只供养得个俗汉。遂遣出。烧却庵(千岩长颂云。供他死汉亦徒劳。发我无明把火烧。若是久经行阵者。不妨一箭落双雕语风信拈云。冷地看来。这婆子也不唧[口*留]。何待遣出这僧方烧却。且道。语风意落在什么处。具眼者辨看。颂云。正恁么时会也么。漫劳更问我如何。比来一样娘生肉。彻底风流不较多)。

(憨山评云。寄语从前窈窕娘。漫将幽梦恼襄王。禅心但作沾泥絮。任逐东风上下狂。鉴咦举了。随后乃喝一喝。活死汉。一阳来复也不知。却恁么冷湫湫地。向枯桩头。作这个去就。此时便请渠一堆烧杀。有甚罪道。速退速退。且更参三十年。然后许渠把茅相见。唱云。枯木傲寒岩。三冬足暖气。殷勤老春纤。可是当年意)。

行钱妇

昔有施主妇人。入院行众僧随年钱。僧曰。圣僧前着一分。妇人曰。圣僧年多少。僧无对(法眼代云。心明满处即知)。

(憨山评云。法眼饶舌。只解黑地热瞒。直得泥人冷笑。笑个什么。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若这里即不然。待他问圣僧年多少。便打露柱。如法呈似老夫着。唱云。逢人减岁。遇物增钱。圣僧无口。一任驴年)。

觉庵祖道人(昭觉勤禅师法嗣)

觉庵道人祖氏。建宁游察院之侄女也。幼志不出适。留心祖道。于圆悟示众语下。了然明白。悟曰。更须飏却所见。始得自由。祖答偈曰。露柱抽横骨。虚空弄爪牙。直饶玄会得。犹是眼中沙(憨山评云。个事除非饱参。免落圈缋。余者即无法不得。有法亦不得。为法粘缚。譬如黐胶。岂不聚鸟终损其羽。未若开笼纵逸。空中不系。极蜚蜚乐。又如释囚伸救获理。追困羁锁。还同拘执。才令休去。画地解脱。又如洗鹘臭衣。藉皂角已。因新念旧。袚秽增烦。便自瞥然轻微无累。又如磨镜垢。助少水银。[陡-土+止]发光景。彼顽不晓。欲试他灵。反昏己鉴。何不悬台常照。照过不留。圆满寂静。又如宝藏钥囊。愚者钥转。智人转钥。随拈随放。领大受用。又如盲子幸刮金篦。再睹天日。掏数前尘明忽生暗。我愿无眼空。不作有眼实。又如病儿穷年迷闷。会遇医王。授彼方药。病愈方存。渣滓宛尔。医王垂悯。顿教两忘。身心安隐。以何为证。观音妙智力。能救世间苦。无智亦无得。无所得故。乃至无挂碍。无恐怖。无颠倒梦想。究竟 涅槃。真实不虚。已上七喻葛藤。一截截住。名为小歇半提。若是大歇全提。未话着在。鸳鸯绣出从君看。不把金针度与人。唱云。行云既无心。飞鸟复何碍。欲得安乐门。且观观自在)。

明令人(昭觉勤禅师法嗣)

令人本明。号明室。自机契圆悟。遍参名宿。皆蒙印可。绍兴庚申二月望。亲书三偈。寄呈草堂清。微露谢世之意。至旬末。别亲里而终。草堂跋其偈后为刊行。大慧亦尝垂语发扬。偈曰。不识烦恼是菩提。若随烦恼是愚痴。起灭之时须要会。鹞过新罗人不知。不识烦恼是菩提。净华生淤泥。人来问我若何为。吃粥吃饭了洗钵盂。莫管他莫管他。终日痴憨弄海沙。要识本来真面目。便是祖师一木叉。道不得底叉下死。道得底也叉下死。毕竟如何。不许夜行。投明须到(憨山评云。令人种出菩提。尽数家长话过。病夫不惜口业。一一从头注破。道不得底叉下死。道得底也叉下死。毕竟如何。赵州钵盂。新罗鹞子。唱云。踏遍水中靴。栽成石上花。横身无点窖。鼓舌一丫叉)。

范县君(昭觉勤禅师法嗣)

成都府范县君者。[婺-矛+牙]居岁久。常坐而不卧。闻圆悟住昭觉。往礼拜。请示入道因缘。悟令看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是个什么。久无所契。范泣告悟曰。和尚有何方便。令某易会。悟曰。却有个方便。遂令只看是个什么。后有省曰。元来恁么地近那(宗门武库。至和尚有何方便令某易会。悟曰有个方便。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范于此有省。乃云。元来得恁么近)。

(憨山评云。孟春犹寒。恭惟县君起居万福。何故如此。上下不同。岂不闻道在迩。而求诸远。人人亲其亲。而天下平。将谓有几许玄妙来。唱云。有一常尊大宝王。分明文武肃班行。传呼辇路[廷-壬+(同-(一/口)+己)]龙驭。寂寂青苔锁洞房)。

秦国夫人(大慧杲禅师法嗣)

秦国夫人计氏法真。自寡处。屏去纷华。常蔬食。习有为法。因大慧遣谦禅者。致问其子魏公。公留谦。以祖道诱之。真一日问谦曰。径山和尚寻常如何为人。谦曰。和尚只教人看狗子无佛性。及竹篦子话。只是不得下语。不得思量。不得向举起处会。不得向开口处承当。狗子还有佛性也无。无。只恁么教人看。真遂谛信。于是夜坐。力究前话。忽尔洞然无滞。谦辞归。真亲书入道概峪。作数偈呈大慧。其后曰。逐日看经文。如逢旧识人。莫言频有碍。一举一回新。大慧喜曰。妙喜常说。参得禅了。才读看过文字。如去自家屋里行一遭。与旧识相见一般。此偈乃暗合孙吴。你看他是个女流。宛有丈夫之作。能了大丈夫事在(憨山评云。阿呵呵。赵州与么道。径山也与么道。一犬吠形。百犬吠声。桀尧莫辨。缁素谁明。狂劳土块。妄逐油铛。彼狡既死。此实当烹。何不打杀与佛吃了。如或更问。而今狗子还有佛性也无。无。情知你也只与么道。仍旧落在前边窠里。唱云。实有那非碍。空无没可遮。始知佛往义。贼不打贫家)。

沈道婆

安吉州沈道婆。问放牛居士。有因果否。居士曰有。婆曰。参学人实有悟处。师家故言不是。有因果否。居士曰。佛法不顺人情。岂无因果。百丈错答一转语。五百生堕野狐。佛说一切法。为度一切心。我无一切心。何用一切法。婆曰。是非关有几句。居士曰。有四句。婆曰。四句样作么举。居士曰。第一句有是有非。则不可。第二句无是无非。又不可。第三句是是非非。也不可。第四句非是是非。亦不可。若得离此四句。始见本地风光。婆曰。我离得否。居士曰。你离不得。婆曰。人人有分。我何离不得。居士曰。嫁鸡逐鸡飞。嫁狗随狗走。婆曰。如何是本地风光。居士曰。月子湾湾照几州。几人权乐几人愁。婆曰。不问这个风光。居士曰。问那个本地风光。婆曰。无男女相底。居士曰。既无男女相底。问甚是非关。婆曰。别有向上事也无。居士曰有。婆曰。如何是向上事。居士曰。马蝗钉住鹭鸶脚。你上天时我上天。

优婆夷志

双髻释顿让订阅

 

工信部备案

粤ICP备11074067号